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最后一個劍圣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新仇舊賬
    楚楓和宇文靖之間,根本就說不到一塊,剛說了兩句后,兩人便已針鋒相對,殺機畢露。

    “楚楓,這些年來,我一直想著找你報仇,既然今天你送上門來了,那咱們的賬,就好好算一算吧。”

    楚楓冷聲道:“既然你想算賬,那咱們就好好算算,當年你的所作所為,今天就一起了解了吧。”

    宇文靖不再言語,右手抽出修羅刀,直接朝著楚楓砍去。

    宇文靖只有一條右臂,自從左臂被楚楓斬掉之后,宇文靖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每天都在想著報仇。

    現在,宇文靖心中所有的仇恨,全都被激發了出來,修羅刀泛著森森寒光,氣勢威不可當。

    楚楓看出了宇文靖的實力,勉強達到了劍仙后期之境,這樣的進步速度,也是極快的,不過今日楚楓并不想放過宇文靖,每次看到他,便想到了被他害死的母親。

    楚楓赤手空拳,直接和宇文靖打在了一起,兩人相差一個境界,實力不等,所以楚楓也有把握赤手就能打敗宇文靖。

    宇文將出手威猛狠毒,每一刀劈下,都將大地劈出一道深痕,府中很快也被破壞的一片狼藉,如果不是有結界保護,怕是半個院子,已經成為了廢墟。

    幾次交手之后,宇文靖沒有占到絲毫便宜,楚楓的實力在自己之上,對方在空手的情況下,宇文靖覺得更是一種挑釁。

    “楚楓,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宇文靖已經變得瘋狂,壓抑在心中多年的仇恨,今天徹底被釋放,此刻的宇文靖,宛若一個從地獄之中走出來的厲鬼,暴怒的氣息,滿身的殺氣,誓要將楚楓碎尸萬段。

    楚楓急于救出父親,也不想和宇文靖多糾纏下去,出手也沒有保留,劍神之境的實力,完全展露出來,很快,便將宇文靖死死壓制。

    就在這時,楚楓忽然預感到身后有危險,隨即身影一閃,躲開了身后的偷襲。

    “楚楓,今天你敢來這里,那就別走了。”

    來人是宇文萱,和楚楓之間也有一些過節,現在兄妹兩人合力對付楚楓,戰斗更加的激烈。

    不過宇文萱的實力,只是在劍仙中期之境,就算是兄妹兩人聯手,也不是楚楓的對手。

    楚楓顧忌他們兩人和父親的關系,并沒有下殺手,但是對方一直招招致命,也讓楚楓心里的舊情漸漸消磨,也決定狠狠教訓來兩人一頓。

    楚楓最先對宇文萱出手,當宇文萱持劍刺來的時候,直接施展分身術,分身迎上了宇文萱,真身便迅速閃到宇文萱的身后,隨即出掌,將宇文萱打落在地。

    “妹妹!”

    看到妹妹手上,宇文靖大怒,再次舉起修羅大,朝著楚楓狠狠斬去,這一次,楚楓沒有閃躲,直接雙手交叉,在身前幻化出一副陰陽圖。

    當宇文靖灌注全部力量的修羅刀劈在陰陽圖上的時候,陰陽圖也是一陣晃動,隨即楚楓穩住身影,陰陽圖急速旋轉,吸收著修羅之力,然后陰陽圖的中心處,突然迸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正是陰陽圖吸收的修羅之力,現在楚楓借力打力,反彈向宇文靖。

    宇文靖完全沒有想到楚楓還有這一招,隨即抽刀后退,但還是晚了一步,被自己的修羅之力打到,直接震飛了出去。

    “今天我不想殺你們,但是你們也最好不要逼我,我今天過來,不是找你們的。”

    宇文靖受傷后,趕緊從地上起來,橫刀在前:“楚楓,今天,咱們必須要分出

    生死!”

    “你不要逼我殺你。”

    楚楓說的聲音不大,但是語氣很重。

    “受死!”

    宇文靖像是瘋了一樣,舉起修羅刀,朝著楚楓狠狠斬去,楚楓心一橫,宇文將今天和自己是不死不休了,既然這樣,那自己就成全了他,也算是祭奠母親的在天之靈。

    “冰封術!”

    楚楓使出冰封術后,宇文將周圍的空間氣溫驟降,宇文靖的行動速度也越來越慢,很快,在宇文靖的周圍,出現了一處冰墻,將宇文將凍在了里面。

    “啊,啊……”

    被凍在里面之后,宇文將拼命的揮動修羅刀,將周圍的冰墻打碎,但是很快又有新的冰墻凝聚,破壞的速度,遠遠比不上凝結的速度。

    過了有一炷香的時間,宇文靖便被徹底冰封在了冰墻之中,動彈不得。

    楚楓走到冰墻前,看著里面的宇文靖,緊握著雙手,漸漸有了殺心。

    “不要殺我哥,不要!”

    宇文萱大喊,隨即沖了過來,一劍將楚楓逼到一旁之后,趕緊揮劍砍向冰墻,想要將哥哥救出來。

    “這是他自找的,怨不得我。”

    楚楓語氣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就在楚楓準備動手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楓兒,快住手。”

    “爹。”

    聽到這個聲音后,楚楓趕緊向一旁看出,便看到父親正匆忙的向這邊跑來,身邊還跟著林靜嫻和一些侍衛、丫鬟。

    “楓兒,快住手,不要殺他!”

    五年不見父親,今日在見到父親后,楚楓已經有些認不出來,一身滄桑,發須半白,臉上更多了不少皺紋。

    短短五年的時間,父親看起來竟然老了又二十歲,完全看不到之前的偉岸身姿。

    “爹,您……您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楚楓趕緊跑到父親身前,一把抓住父親的手。

    宇文陽現在看起來有六十多歲的樣子,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氣息也弱了很多。

    “楓兒,你回來了,你終于回來了。”

    再次見到兒子,宇文陽來淚縱橫,緊緊抓著楚楓的手,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感受到父親的氣息如此微弱,楚楓大怒,對林靜嫻質問道:“你們到底對我爹做了什么?”

    林靜嫻靜靜的看著宇文陽,沒有說話,眼神中卻流出出萬般溫柔。

    “嘭”的一聲,宇文萱蹦碎了冰墻,救出了宇文靖。

    宇文萱扶著宇文靖來到母親面前,而后怒視著楚楓。

    “娘,他擅闖這里,您快下令抓了他。”宇文萱怒氣沖沖的說道。

    林靜嫻走到宇文萱和宇文靖身前,看了看兩人,隨后說道:“楚楓,你來這里做什么?”

    楚楓冷笑一聲,道:“我來這里是救我爹的。”

    接著,楚楓又對父親說道“爹,咱們走。”

    “哪里走!”

    宇文靖手持修羅刀,擋在了楚楓的面前,楚楓心中惱怒,準備對宇文靖出手,卻被宇文陽攔了下來。

    “楓兒,不要在打了,你趕緊回去吧。”

    楚楓道:“爹,今天,我就是帶你回去的,我們一起回兗州。”

    宇文陽搖了搖頭,面露無奈之色:“楓兒,我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幫不了你了,你快回去吧,蓉兒和詩詩,都在等著你呢。”

    “爹,您不跟我一起回去嗎?”楚楓問道。

    宇文陽微微低下了頭,嘆息道:“我不能離開這里,你快回去吧,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

    剛才楚楓就感應到父親氣息很弱,實力只剩下了一層,現在又不愿意和自己回去,楚楓便想到了肯定是林靜嫻從中搞的鬼,當即怒斥道:“你到底對我爹做了什么,你不是一直說和我爹夫妻情深嗎,為什么還要偷襲我爹?”

    面對楚楓的怒喝,林靜嫻沒有絲毫生氣,也不憤怒,隨后平靜的說道:“楚楓,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不關你的事。”

    “哈哈哈哈,你偷襲我爹,還說不管我的事,如果你還不放了我爹,今天,你們誰也別想好過,我楚楓說到做到。”

    楚楓劍神氣息展露無疑,強大氣場,震懾住了場上的所有人,就連宇文陽也別楚楓的氣勢所驚住。

    “你……你竟然真的達到了劍神之境!”

    剛開始宇文靖還不相信楚楓已經達到了劍神之境,但是現在,感受到楚楓身上這股強大的氣息,宇文靖也可以完全確定下來。

    “楓兒,沒想到,你已經達到了劍神之境,真的是太好了,夏蒙怕是做夢也想不到,你現在已經成為了劍神之境的修士。”

    宇文陽為楚楓感到高興,心里萬分激動,自己的這個兒子,一直都沒有讓著自己失望。

    “爹,今天有我在,我看誰看攔著我們,我們現在就離開這里。”

    宇文陽雖然心中欣喜,也知道現在楚楓有這個實力,但還是婉拒了下來:“楓兒,我現在不能離開這里,你快回去吧。”

    “爹,您為什么不跟我回去吧。”

    楚楓不明白父親為什么要留在這里,今天自己獨自來這里,就是帶父親回去的。

    宇文陽看著林靜嫻等人,似有難言之隱,過了一回兒,才緩緩開口道:“如果我走了,她們,都會被治罪的。”

    楚楓當然知道父親口中說的他們是誰,但是想到父親正是因為他們才落得這步田地,不禁說道:“爹,就是他們把您害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您為什么還要為他們說話,您看看他們,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將您趕出了青州,趕出了林家,他們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害您。”

    “是你害了爹,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你害的。”宇文萱對著楚楓怒喝道。

    楚楓惱怒的看著宇文萱,斥聲道:“你們真是能狡辯,父親變成這個樣子,不都是你們害的嗎,如果不是你娘偷襲了爹,爹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宇文萱又氣又急,對楚楓指責:“那你知道爹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你知道爹為什么會被罷免青州城主嗎,爹還不都是為了你嗎。爹不想投靠夏蒙,夏蒙便對外公施壓,讓外公罷免了爹青州城主的位置,本來我們一家人都過得好好的,自從你出現之后,我們就再也沒有一天的好日子,爹心里想的全都是你,哪怕是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也要護你周全。

    “現在,王爺又開始對我們施壓,爹為了不拖累你,情愿被娘刺了一劍,就是因為爹不想你和你的妻女有任何閃失。你們在兗州能過的那么逍遙自在,你以為是你自己的本事嗎,還不都是爹在背后給你處理所有的問題,這五年來,你知道爹有多大的難處嗎,你知道爹承受了多少的委屈嗎,你才是最對不起爹的人!”

    宇文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大發雷霆,撕心裂肺的吶喊,流水打濕了臉頰,這些憋在心中的話,宇文萱從來就沒有對別人說過,今天,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樣全都對楚楓說了出來。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