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扶明錄 > 第936章 有客自遠方來
    陳所樂和李慕仙的擔憂并未發生,一行人渡河順著山腳打馬西去途中沒遇到一個清軍探馬,反倒巧遇一隊歇腳的明軍斥候聽聞常宇要去臨淄便自告奮勇護送前去。

    “有韃子過這邊么?”常宇問道,斥候首領搖頭解釋:明祖山腳是明軍勢力范圍,草木茂盛易埋伏清軍不敢過來涉險,而且自從昨晚起,十里范圍內少見其蹤跡。

    “多爾袞姿態做的倒挺像那么回事啊”李慕仙一臉嘲弄,常宇則哈哈大笑:“做戲嘛,就要全套,咱們不也這樣么”。

    天近晌午常宇一行抵達臨淄城外太公湖又遇朱慈安的十余家丁,他們奉令在外打探情報天熱在湖邊歇腳進食。

    常宇問了周邊情況,家丁說十里內風平浪靜未見韃子探馬,隨后一眾人入城去了。

    鄒逢吉和朱慈安聞常宇到來自然驚喜不已,重新布置酒菜設宴接風,席間自也是三句話離不開對青州戰事的好奇,常宇耐著性子將戰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聽的幾人差點喜極而泣,哦不,朱慈安是真的哭了,特別是聽到他老爹生病的事。

    “廠公大人,稍晚慈安可否隨您一起回青州?”朱慈安按捺不住問道。

    “咱家來往就十余人,世子殿下若不怕的話就一起走唄”常宇隨口道,朱慈安趕緊道謝:“有廠督大人在,這天下哪去去不得……”

    常宇撇了他一眼:“年紀輕輕,別學那些老油子說話”。

    朱慈安一臉尷尬,旁邊的鄒逢吉也是皮笑肉不笑,他豈能聽不出常宇口中的老油子自然也包含他。

    “世子這話雖有奉承之意卻也言出由衷,廠督大人運籌帷幄用兵入神連番將韃子擊潰,使青州生靈免于涂炭,廠督對青州老百姓有再生之恩啊,不說青州和臨淄兩城百姓感恩戴德,便是臨近縣城的百姓也直呼廠督大人乃大明守護神,更有一些致仕的地方官員聞訊前來要當面致謝督主大人啊”。

    老油子說話就是有水平,像朱慈安那種硬捧會讓常宇覺得膈應,但鄒逢吉一口一個百姓怎么怎么的滴,那聽著就舒服多了,常宇很享用還有點不太好意思:“青州鄉親們也太抬舉本督了,本督當不起啊,當不起啊”。

    “當的起,當的起”鄒逢吉連忙端起酒杯敬酒。“廠督不用自謙,如今朝野上論行軍打仗論平賊驅虜何人能與督主并肩,您是當之無愧的大明守護神啊!”

    嘿,常宇更加不好意思,以茶代酒和鄒逢吉喝了:“這話咱們私下開開玩笑就得了,且不可在外邊說道惹人笑話不說,對本督也無益,鄒知縣當值捧殺之說”。

    鄒逢吉不以為意:“此絕非下官阿諛奉承,當是百姓由衷之言,又何來捧殺一說,廠督若不信,臨淄現在就有幾個外鄉慕名而來的名士,您見見便知真假”。

    嘿呦喂,常宇聽他這么一說也略顯好奇:“名士?說來給本督聽聽都有誰?”。

    鄒逢吉稍顯尷尬:“本地名士而已,恐督主不識”又趕緊解釋:“但下官并非誆騙督主大人,真有不少人聞名而至比如前順天府鄉試考官孫之獬自聞廠督大人率兵前來青州解圍,便從百里外趕來便是要見廠督大人,他前日剛到臨淄本欲過兩天去青州求見,不成今兒您來了,廠督若想見的話,下官便派人去知會一聲”。

    “別別別,本督近日軍務繁忙無暇別事,這種盛情就勞煩鄒知縣幫本督擋一下吧”常宇苦笑擺手,以他的性格就是沒事做也沒興趣和這些所謂慕名而來的名士瞎逼叨,他心里給明鏡是的,這些慕名而來的所謂名士其實不過是來投機取巧尋求捷徑罷了。

    鄒逢吉點點頭心中大贊,這小太監雖年輕卻處事老道,不戀虛名也更能一眼窺破其中貓膩,不沾不惹便無一身臊。

    “廠督軍務為重,這些小事便由下官代勞吧”鄒逢吉應了,哪知突然間常宇蹭的站來起來:“那孫之獬可是淄川縣人,天啟二年間的進士?”

    眾人見小太監這么大反應皆是一驚,鄒逢吉慌忙起身道:“的確是淄川縣人,也是進士出身但是哪年進士下官則不清楚了”。

    嘿嘿,常宇冷笑不已:“緣分吶,緣分吶!趕著送上門本督豈能不見”說著對鄒逢吉道:“勞煩鄒知縣安排個清靜的地方”。

    “哎哎好嘞,這就去辦”鄒逢吉連忙離去,他已經看出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那孫之獬,莫不是廠公的老相識?”旁邊正在幫小道士挑魚刺的李慕仙也看出點異樣,出口問道。

    常宇點頭:“老相識了,認識了三四百年了”

    靠!李慕仙翻了白眼,你不想說咱也不聽了,還是好好疼疼自己的乖徒弟。

    孫之獬是誰?

    為官時七品芝麻粒,論政績一無建樹,然其名頭在明史中卻是赫赫有名!畢竟華夏幾千年來漢奸無數,其卻絕對能排上前五!

    其人已不能用厚顏無恥卑躬屈膝來形容了,一句“留發不留頭”可謂喪盡天良下賤至極,漢人幾千年的脊梁被他一刀捅斷!

    可這個恬不知恥的家伙為什么要跑了上百里路巴巴的來找常宇。

    原因很簡單,就因為他不要臉。

    更因為他嗅到了機會。

    事實上但凡大奸大惡的人,都很懂得觀風使舵,很懂得把握機會,孫之獬就是這種人,歷史上這個七品芝麻粒原本依附魏忠賢的閹黨小日子過的還算滋潤,后來崇禎帝登基魏忠賢垮臺這貨還做最后掙扎,被崇禎帝直接給擼下去回鄉度日,直到清軍入關后,這貨巴巴的去獻計,弄了個禮部侍郎,卻因其人品低下弄得狗嫌貓厭人不待見的貨色,直到這貨弄個了剃發令……

    此時歷史因為常宇的到來而稍稍做了改變,比如闖賊也幾乎打到了北京城,但帝都無恙,清軍也發動了第五次入關掠劫,但卻沒坐擁大明江山反而被揍的頭破血流。

    但這并不影響孫之獬的靈敏嗅覺,當他得知清軍入侵青州時也是驚慌失措,后聽說東廠提督率大軍來剿,他知道機會來了!

    時小太監的威名已算朝野盡知,雖不知其真實姓名,但都知道有這么人,太原擊退李自成數十萬賊軍,關外聯手吳三桂擊潰韃子十余萬,保定府……這消息都像插了翅膀似的日行千里。

    而雖賦閑在家卻時刻關注的時事的孫之獬自也聽聞了,于是心動了!

    因為他原本就是跟東廠的混的啊!自從崇禎帝登基后東廠日薄西山十余年,怎的突的一鳴驚人。

    一想到自己進士出身卻僅弄了個主考官,年紀輕輕時候真要大展宏圖時,靠山倒臺自己被擼掉,這心里啊就耿耿于懷,他決定去青州府去見見東廠這個新當家的敘敘舊,看能不能弄個一官半職的,雖然此時他已經五十六了!

    頂點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