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二十五章 見過薛先生!
    胡大軍掛斷電話,得意洋洋的看著薛安。

    而此刻還有很多圍觀的人,也都在悄悄的議論著。

    “這個男的誰啊?這么大膽子,居然敢打大軍的人?”

    “不認識啊!不過好厲害啊!”

    “天吶,這男的簡直帥爆了!”

    “噓,小聲點吧,這個胡大軍可不是善茬,他后面還有人呢,聽說是北江有名的昆哥!”

    很多人都替薛安擔心,有幾個膽子大的不禁喊道:“哎,哥們,趕緊跑吧,好漢不吃眼前虧啊!”

    “是啊哥們,你還帶著自己的女朋友呢!快走吧,那個昆哥可不好惹!”

    薛安并不為之所動,只是沖著這些人微微一笑,然后淡淡的說道:“沒事,我倒是想看看這個昆哥有多厲害!”

    有些老成持重的不禁搖了搖頭,“年輕人啊,就是太好勝!”

    正說著,魯昆便帶著人到了。

    魯昆來的很快。

    正如胡大軍所說,他現在就住在這附近。

    此刻的魯昆,滿肚子的怨氣和怒火。

    因為龍皇臺的事,自己被老大杜凡給趕出了市區,然后來到這荒郊野外的地方,美其名曰看冰場。

    說白了,就是流放!

    這還是其次,最讓魯昆心疼的還是自己那滿頭的秀發。

    每次照鏡子,魯昆的心都在滴血。

    這個薛安下手真狠啊!

    拔的一根毛都不剩了。

    現在魯昆的腦袋就好像一個肉蛋,光溜溜的,能照見人影。

    這他媽還能長出來嗎?

    每念至此,魯昆都恨不得把薛安給千刀萬剮了。

    可這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了。

    因為杜凡嚴厲警告過他。

    以后看到薛安,一定要有多遠躲多遠。

    如果出了事,那杜凡也保不住他。

    所以魯昆也只能在心里出出氣。

    這次接到胡大軍的電話,魯昆正好憋著一肚子火氣沒處撒,因此立馬就帶著人趕到了。

    胡大軍趕緊點頭哈腰的迎了上去,“昆哥!你怎么也沒戴個帽子?這天多冷啊!”

    魯昆現在最忌諱聽到頭發,甚至連帶的也不能聽到帽子什么的,所以狠狠瞪了胡大軍一眼。

    “老子愿意!”

    “是是是!昆哥,您看我這手指都被砍斷了,這小子太囂張了,還把咱們的人都打趴下了。”

    魯昆滿臉殺氣,“媽的,老子這兩天犯太歲,到哪都有人找事,看來我非得殺幾個才行啊!”

    一邊說著,一邊順著胡大軍所指的方向看去。

    然后……。

    他就愣住了。

    因為他看到了站在燈光下,臉上帶著一絲嘲諷笑意的薛安。

    “昆哥,就是這個小子,那個小娘們也是他的人,先把這小子收拾了,然后將這娘們送給昆哥您……。”

    可還沒等胡大軍說完,魯昆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啪。

    這一記耳光扇的極狠,胡大軍直接在地上轉了三圈,然后手捂著臉,一臉懵比的看著魯昆。

    “昆哥,您……。”

    然后魯昆做出了一件令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事。

    就見他前行幾步,撲通一下跪倒在薛安的面前,然后無比恭敬的說道:“見過薛先生!”

    全場寂靜。

    胡大軍和七分女更是嘴巴張大的可以塞進一個鴨蛋。

    薛安看著跪在地上的魯昆,淡淡的說道:“你倒是挺識時務。”

    魯昆渾身一顫,然后恭恭敬敬的說道:“薛先生,我實在不知道是您來,如果知道,我一定早就來迎接您了!”

    薛安搖了搖頭,“那倒不必,就是你的手下,似乎不太歡迎我啊!”

    魯昆立馬蹦起來,紅著眼睛將胡大軍一腳踹倒在地,“你這個有眼無珠的東西,知道這是誰嗎?這是薛先生!你活膩歪了?敢在薛先生面前撒野?”

    胡大軍此刻已經嚇傻了,他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這兩天北江瘋傳一個傳說。

    據說有人在龍皇臺暴打了魯昆,并且讓杜凡都低頭認慫,甚至還有傳言說,這個人讓龍皇臺的后臺,秦家大小姐都親自出面接待。

    莫非……就是這個男人?

    這個念頭閃過后,胡大軍趕緊爬起來,然后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響頭。

    “薛先生饒命,薛先生饒命!我混賬,我有眼無珠!”

    這個驚天反轉,讓很多圍觀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看著往常耀武揚威的胡大軍,此刻卻像個孫子一樣跪在地上求饒。

    甚至連那位北江都知名的魯昆也得老老實實的求饒。

    很多人看薛安的眼神變得復雜起來。

    薛安看向那個已經陷入石化狀態的七分女。

    “你看,我說過當時心情好,所以放了你一馬,你卻不依不饒的自己找死!這不怨我吧!”

    七分女臉色慘白,胡大軍這時候怒不可遏。

    一些都是因為這個臭娘們!

    要不是她攛掇,自己怎么會陷入這個境地,甚至還斷了兩根手指。

    所以他蹦起來就是一耳光。

    七分女本來剛剛正過來的鼻子又一次被扇歪了。

    魯昆這時候則滿頭冷汗的站在一旁,連抬頭看薛安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這個男人,已經給他留下了最為深刻的記憶。

    薛安淡淡一笑,“其實你光頭的樣子,倒是挺順眼的!”

    魯昆笑得比哭都難看,“是是是!”

    薛安這才拉起唐萱兒,轉身離開了。

    這些社會渣滓,薛安殺了都嫌費力氣。

    等薛安走遠了。

    胡大軍才驚魂未定的湊過來問道:“昆哥……。”

    “昆你嗎的哥,你知不知道我差點被你害死?”魯昆勃然大怒。

    此刻在魯昆的心中,已經連半點的怨恨之心都不敢有了。

    因為剛剛在薛安身邊的幾分鐘,讓魯昆深刻認識到了什么叫殺氣。

    魯昆毫不懷疑,如果不是自己見機的快,那么現在的自己很可能已經身首異處了。

    相比起來,頭發被薅光算個屁啊!

    胡大軍唯唯諾諾的不敢吭聲了。

    魯昆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吩咐道:“以后見到這個人,有多遠躲多遠,實在躲不過去,就跪下裝孫子,明白嗎?”

    “是!”胡大軍低頭應道。

    “別覺得我是在嚇唬你,這個告誡是凡哥親口給我說的!你要是覺得比凡哥還厲害,那就去試試吧!”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