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二十六章 一生行事,無非順心意三個字!
    等回到薛安住的小區門前時,天已經很晚了。

    兩個小丫頭又一次在薛安的懷中沉沉睡去。

    薛安抱著她們,和范夢雪說笑著往家走去。

    至于唐萱兒,她在吃完晚飯后便回醫院宿舍了。

    剛走到樓下,薛安就注意到了停在路邊的一輛車。

    這是一輛紅色法拉利,流線型的車身吸引了很多過往路人的目光。

    這樣的車,和周圍臟亂的環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范夢雪一見到這輛車,臉色不禁大變。

    而這時,剪刀式的車門被打開,一名穿著黑色網襪,緊身套裙的女人走下了車。

    這女人長得還算可以,只是面容冷峻,唇薄如刀,一看就不好惹。

    “夢雪,你果然在這!”女人冷聲道。

    范夢雪面色十分難看,低聲道:“韓姐。”

    這個女人,正是她的經紀人,同時也是圈內出名的鐵娘子,有凱撒女王之稱的韓瑤。

    韓瑤點了點頭,“上車!”

    范夢雪沒動。

    韓瑤皺了皺眉,“夢雪,我希望你能想清楚,為了這樣一個男人,到底值不值得。”

    范夢雪驀地抬起頭來,認真的說道:“值!”

    韓瑤的眼神越發不善,尤其當她看到薛安懷中還抱著兩個孩子的時候,更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那天范夢雪無故離開,并且將手機關機,便已經讓這位凱撒女王怒火中燒。

    這才親自開車來到了北江,就想著將這個范夢雪給抓回去。

    “夢雪,在來之前,我還以為能將你迷的神魂顛倒的男人會是何等了不起,卻沒想到他就住在這樣的地方,甚至還帶著兩個孩子!”

    韓瑤的語氣緩和了些,“女人容易為了愛情而沖動,可前提是,你得想清楚,這一切到底有沒有意義!這樣的男人,配不上你!”

    從始至終,韓瑤都沒拿正眼看薛安一眼。

    在韓瑤看來,這個男人長得雖然不錯,但從衣著和住的地方來看,絕對處在社會底層。

    范夢雪為了這樣一個男人,居然“自甘墮落”,實在讓韓瑤滿是怒氣。

    范夢雪搖了搖頭,“韓姐,你不懂的……。”

    “不懂?呵呵!”韓瑤一陣冷笑,“你為了他,公然當著記者的面宣布戀情,并一口回絕了中都四大公子之一的岳少!你知道你這一行為給公司帶來了多大的麻煩嗎?”

    “現在網絡上為你這件事已經吵翻天了!還有,你居然為了他,連跟國際大導演史蒂芬合作的機會都放棄了,我真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好?”

    “他哪里都好!至少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十分開心!”范夢雪語氣堅定的說道。

    韓瑤看著站在一旁一臉淡然的薛安,面露嘲諷之色。

    “果然好大的本事,也不知道你給夢雪灌了什么迷魂藥,讓她這樣的死心塌地,但我想問你,你有什么能力養活她?”

    韓瑤指了指范夢雪身上穿著的衣服,“她身上隨便一件衣服,都是歐洲訂制款,甚至連擦的護手霜,都可能是你一個月的工資都買不到的,你就真忍心讓這樣一個前途無量的女孩,跟著你受苦?”

    韓瑤將矛頭對準了薛安。

    范夢雪剛想替薛安辯解,薛安卻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說話,然后沖著韓瑤微微一笑。

    “你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不過……你有沒有聽過狗拿耗子多管閑事這句話?”

    韓瑤先是一愣,然后不禁勃然大怒。

    作為圈內手握無數資源的大姐大,還沒有人敢這么跟她說話。

    “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韓瑤冷聲說著,一個標準的高踢腿便踢了過來。

    薛安微微一仰臉,躲開了這一腳。

    他雙手抱著薛想和薛念,卻沒有絲毫慌亂,只是淡淡的清喝一聲。

    “跪下!”

    韓瑤就覺得一股巨力讓她撲通一下跪倒在地。

    從未有過的屈辱感讓她的眼睛都紅了,奮力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可一切都于事無補,韓瑤就覺得似乎有一座山壓在了自己的肩頭一樣。

    此刻,韓瑤的眼中終于閃過一絲驚慌。

    薛安這時候站在韓瑤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其實你說的很對,夢雪確實是個前途無量的女孩子,不過你搞錯了兩點。”

    “第一我沒有攔著夢雪不讓她走,第二,夢雪是個活生生的人,她想干什么,沒人可以阻攔。”

    “這天底下,沒有誰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韓瑤冷笑著回道。

    薛安搖了搖頭,“你錯了,至少我可以。”

    韓瑤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臉嘲諷的笑道:“不要覺得你會點三腳貓的功夫,便能怎樣,這個世界,是權力和金錢的世界,你這樣的人,在中都活不過三天!”

    薛安看著一臉不服氣的韓瑤,微微一點頭,“你說的沒錯,這個世界確實是由權力和金錢組成的,但若是我想要,就沒人敢不給!”

    韓瑤嗤笑一聲,“你以為你是……。”

    后面的話,韓瑤沒說出來,因為她看到了薛安的眼神。

    那是一種無悲無喜,甚至沒有絲毫波瀾的眼神。

    高高在上的如同俯瞰一切的帝王。

    “我薛安一生行事,無非順心意三個字!若有人敢拂我心意,那殺了便是!一人拂我心意,我便殺一人,十人拂我心意,我便殺十人,世人皆拂我心意,那便斬盡天下人!”薛安淡淡的說道。

    這番話,讓韓瑤聽了心底寒氣直冒。

    若是別人這么說,她一定以為這個人瘋了。

    可這些話從薛安嘴里說出來,卻那么的自然。

    韓瑤第一次,感到了強烈的恐懼。

    因為她感到了從薛安身上傳來的,強烈的殺氣。

    薛安確實準備結果了韓瑤的性命。

    這個女人,可能確實為了范夢雪好,可言語之間的冒犯,讓薛安覺得,她已經沒有活在世上的必要了。

    手握生死,便是如此。

    “薛安……不要!”范夢雪突然喊了聲。

    薛安止住殺心,看向范夢雪。

    范夢雪咬著嘴唇,“韓姐對我不錯,放過她吧!”

    薛安看著范夢雪,微微一笑,“好!”

    韓瑤這才如釋重負,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韓瑤才發現自己的后背全是冷汗。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