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四十七章 聽說你一直在找我?
    等鍛煉的渾身氣血暢通之后,譚小雨才停下來,然后走進了餐廳。

    這時候薛安正在餐廳中喂自己的兩個女兒吃飯。

    那一臉寵溺的樣子要多溫柔有多溫柔。

    譚小雨有些不屑的一撇嘴,然后找了個位置坐下。

    這時候譚東也起床了,走進餐廳一見薛安,便十分感激的說道:“薛先生,多謝您昨晚的療傷,我現在已經好多了!”

    薛安微微一點頭。

    秦瑜這時候忍不住問道:“薛先生,一會去洪家,您需要帶幾個人去?我好現在就去安排!”

    薛安放下勺子,看了看秦瑜,微微一笑道:“不必了,區區一個余慶,何必興師動眾!”

    這話讓譚小雨差點笑出聲來,心想這年頭裝逼的人可真多啊!

    譚東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正色道:“薛先生,這次不但是您的事,還事關我們鎮北武館的多年聲望,我已經邀請了諸多武道同仁,會一起前往洪家!希望到時候薛先生能旗開得勝!”

    薛安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這時候薛想和薛念異口同聲的說道:“粑粑,你是要去打架嗎?”

    薛安微微一笑,“你們知道什么是打架嗎?”

    薛想和薛念點點頭,“萱兒阿姨說過,打架是壞孩子,可她還說,如果有人欺負自己,就要打回去!”

    薛安手摸了摸薛想和薛念的腦袋,溫柔的說道:“沒錯,誰欺負我們,我們便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

    很快。

    譚東邀請的那些武道同仁便都陸續趕到了。

    這群人高矮胖瘦不一而足,但基本都是北江各個武館的館長。

    他們湊到一起之后便開啟了互相吹捧的模式。

    并且一個個摩拳擦掌,信誓旦旦的對譚東說道:“譚館長放心,到時候我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給您報仇!”

    “是是是!好好好!”譚東只能一個勁的致謝。

    譚小雨一臉鄙夷,直接找了個借口先離開了。

    她決定了,自己先過去收拾了余慶,到時候等自己父親等人一到,發現余慶已經被自己收拾了,臉上的表情不定多精彩呢!

    打定主意,譚小雨出門就打了輛車,直奔洪家而來。

    洪家今天也早早的就收拾好了一切,就等著薛安來了。

    譚小雨下了車,看了看這座豪華別墅,昂首而入。

    “這位小姐,請問您找誰?”

    譚小雨冷聲道:“叫余慶出來受死,就說鎮北武館的人,報那踢館之仇來了!”

    等正跟秦天說話的余慶聽到這個消息后,先是一愣,然后淡然一笑。

    “好啊!我倒要看看,鎮北武館的人,還能有多厲害!”

    說著余慶走了出來。

    第一眼看到余慶,譚小雨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她看得出,這個男子絕非一般人。

    尤其那雙眼睛,精光四溢,讓人不敢直視。

    不過好勝的譚小雨,并未有絲毫懼怕,只是冷聲道:“你就是打傷我父親的余慶?”

    余慶也沒想到找上門來報復的會是個女子,不禁一愣,然后點了點頭,“是!”

    “那好!受死吧!”譚小雨一個側踢便踢了過來。

    這一腳氣勢沉穩,帶著風聲便砸向了余慶的腦袋。

    譚小雨自信,這一腳如果砸中,那么余慶不死也得重傷。

    可還沒等她露出得意的笑容,就覺得腳踝被人抓住了,然后猛地一掄,整個人便被扔了出去。

    撲通一下。

    譚小雨摔倒在地,掙扎了幾下,都無法爬起來。

    一招。

    譚小雨便敗在了余慶的手下。

    她的臉上滿是驚駭和難以置信的神情。

    就是她的師父,也不能這么輕易的擊敗自己。

    難道說這個男子,要比自己的師父還要厲害?

    余慶這時候有些厭煩的一皺眉,“就這點本事還來報仇?你是來搞笑的嗎?”

    譚小雨心中滿是屈辱。

    余慶接著說道:“既然敢來找我的麻煩,那就得付出代價!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只廢你一條胳膊!”

    說著余慶上前,抬腳就準備廢掉譚小雨。

    正在這時,譚東帶著人急急趕到了。

    “慢著!”譚東遠遠的大喊一聲。

    余慶停住了腳,看著譚東,淡淡的說道:“怎么?薛安沒來,卻讓你來送死嗎?”

    這句話讓跟在譚東身后的這些館長們大怒。

    “哪來的小子,這么猖狂,看我熊掌拳的厲害!”一名大漢怒吼著沖了上去。

    下一秒,便被余慶一腳踢飛了出去。

    “呦呵,挺厲害啊!大家伙一塊上!”這群館長倒是十分懂得圍毆的真理。

    一擁而上,準備用人數耗死余慶。

    可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這些人便被余慶給全部踢飛了出去。

    余慶神情倨傲的說道:“若是薛安還不來,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你女兒這條胳膊,是保不住了!”

    說話間,余慶猛然一腳踢出。

    但就在這時候,一個有些懶散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聽說你一直在找我?”

    這個聲音讓譚東的神情舒緩下來。

    而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譚小雨則渾身一震。

    余慶抬眼看去,就見一個男子,領著兩個小孩子,慢慢走了過來。

    看到他,站在余慶后面的洪明以及秦天等人喊道:“余大師,這就是殺了你師兄的薛安。”

    余慶死死盯著薛安,一字一頓的說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殺了我師兄,那么你今天也得死!”

    薛安沒理會余慶,反而低下頭對兩個小姑娘笑道:“你們兩個跟著秦瑜阿姨去車上玩,粑粑一會過去。”

    “嗯嗯!”

    兩個小姑娘離開后。薛安微微嘆了口氣,“想要我命容易,不過,你要先接我這一拳!”

    余慶的瞳孔瞬間收縮為一個針尖大小。

    自己當初便是這么對譚東說的,現在卻輪到了自己。

    “好!不過……。”

    后面的話沒來得及說,因為薛安的拳頭已經到了,這一拳正轟在余慶的胸前。

    直接將余慶轟的雙腳離地,倒飛了幾十米遠,摔進了別墅的魚塘之中,不知死活。

    這一切,就發生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

    甚至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余慶已經被薛安一拳轟飛了。

    然后薛安才輕輕吹了吹拳頭,淡淡的說道:“死到臨頭還廢那么多話,你當我很閑嗎?”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