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六十一章 武道大會2
    當譚小雨接到邀請后,不禁有些猶豫。

    她跟石竹麗沒什么深交,可對方既然邀請了,不去的話也有些不好。

    而且石竹麗說了,最好大家都去。

    譚小雨跟薛安一說,薛安倒是無所謂,反正還有三天的時間,如果這三天都窩在酒店里,自己倒是沒事,可兩個小丫頭估計受不了。

    “那就去吧!”薛安淡淡的說道。

    薛安既然說了,那華婷婷當然也沒意見!

    等到晚上的時候,青芒鎮更是熱鬧非凡。

    武者都是不拘小節的,尤其在吃飽喝足之后,更是容易出現各種爭端。

    所以當薛安等人行走在大街之上時,走不了幾步便能看到打架的。

    但這些人一般都是些會些拳腳的普通人而已,打起來后也沒什么人圍觀。

    倒是薛想和薛念很是好奇,一直在四處觀看。

    畢竟走在大街上的人什么裝扮的也有。

    有穿著中山裝拎著雙節棍的,也有穿著rb和服頭戴斗笠手抱rb刀的,甚至還有幾個光著膀子的大漢喝醉之后肆無忌憚的在大街上摔跤的。

    這些情景讓兩個小丫頭還以為來到了馬戲團。

    薛安一直微笑的跟在兩個小丫頭身后,陪著她們左看右看。

    這讓石竹麗心中更加的不屑,畢竟薛安的這種表現好似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石昊已經提前在青芒鎮最大的飯店青竹居預定了包廂,等到了之后,一行人來到了青竹居的三樓,包廂臨街的窗戶開著,可以遙遙的看見遠處的青芒山。

    山風襲來,讓所有人為之一震,覺得眼界開闊心曠神怡。

    不過這間包廂的價錢自然不菲。

    上菜之后,石昊頻頻對譚小雨和華婷婷大獻殷勤,唯獨沒有理會過薛安。

    這讓譚小雨頗為尷尬,不時的看向薛安。

    但薛安并未在意這些,一直在專心的給兩個小丫頭夾菜。

    華婷婷卻應對自如的多,她好歹也在社會中經歷了幾年,自然看得出這個石昊沒懷著好心。

    不過她自幼受過良好的教育,因此并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淡然應對。

    可石昊卻愈發的被華婷婷的言談舉止所吸引。

    說到興起,便提起了這次來青芒鎮的目的。

    石昊借著三分醉意,一臉豪氣的說道:“我此次來,就是為天驕榜而來!”

    天驕榜!

    譚小雨的神情也不禁一動。

    石昊接著說道:“四年一次的武道大會,本就是年輕一輩成名的好機會,我已經做好了準備,最少也能殺進天驕榜的前五十!”

    這話說的有些大了。

    不過華婷婷還是點了點頭,“那便祝您旗開得勝!”

    石昊志得意滿的喝下這杯酒,然后故意看向薛安,“這位朋友來武道大會是要干什么?”

    席間安靜下來,很多人都看向了薛安。

    石竹麗的眼神中有些不屑,她剛剛已經仔細觀察過了,這個男人肯定沒學過武藝,因為他的手纖細白凈的好似個女人一樣。

    哪個武者的手不是粗糙寬厚?

    比如自己哥哥的手,因為常年習練大開碑的武藝,已經變形了。

    這就是習武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薛安這時候放下筷子,淡淡一笑,“我?沒想干什么,無非就是帶著孩子玩玩而已。”

    這話出口,石昊臉上閃過一絲不屑,然后都懶得去看薛安了。

    “華小姐,明日選拔賽,我便要上場比試了,到時候希望大家都可以過來看看,比如這位朋友,你也可以帶著孩子來開開眼界!”石昊志得意滿的說道。

    薛安點點頭,笑得有些意味不明,“好啊,到時候一定去。”

    這頓飯石昊吃的十分暢快,尤其覺得和華婷婷的進展不錯,最后帶著醉意離開了。

    等回到悅萊酒店后,薛安領著兩個女兒回去睡覺。

    華婷婷回到了屋中,譚小雨和她住在一個屋。

    “婷婷姐,今天那個石昊估計是對你有意思啊!”譚小雨笑道。

    華婷婷一皺眉,不屑道:“一個蠢貨罷了!我只是出于禮貌而已,沒想到卻得寸進尺了!”

    “那明天的比賽,去看看嗎?”

    華婷婷沉吟片刻,“薛先生去嗎?”

    譚小雨想了想,“那得看兩個小丫頭的意思了,你沒看出來嗎?薛先生是個女兒奴啊!”

    女兒奴就是用來形容可以將女兒寵到天上的那種父親,用在薛安身上倒也恰當。

    華婷婷不禁也有些莞爾。

    眼前則浮現出那天在秦家,她第一次見到薛安的場景來。

    那個負手而立,神情淡然的男子,不止一次的出現在華婷婷的夢境中。

    所以這次來青芒,她毫不猶豫的也跟著來了。

    不過她也為薛安感到擔心,聽聞這次尋仇而來的人,乃是不世出的高人。

    薛先生說只是帶著孩子來玩玩,事情能有那么簡單嗎?

    華婷婷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只是她,包括薛蘭以及宋毅在內的人,都有些擔心。

    比如現在,宋毅便在薛安的房內,神情凝重的說道:“薛先生,這個指天老人,可不是一般人,雖然他隱世三十年,聲名不顯,可我估計,他現在的實力,最少也能位列天驕榜前五。”

    薛安不置可否的點點頭,突然淡淡的說道:“我看薛蘭的舉止,似乎是在修習武道?”

    宋毅一怔,然后趕緊低頭說道:“薛先生,實在不好意思,我本來不想教給蘭小姐的,可她十分執拗,說什么也要學,無奈之下,我只好教給她一些基礎的東西。”

    說著宋毅額頭上的冷汗都出來了。

    他現在對薛安可謂敬若神明,生怕再因為這件事而惡了薛安。

    薛安卻只是點點頭,“行了,我也沒怪你,她既然想學,你就教點給她吧。”

    “是!”宋毅連忙點頭。

    “看起來,你似乎快要突破真人境,即將踏入逍遙了?”

    “是!”宋毅一驚,這些日子他可沒有荒廢,一直在勤修苦練,前兩天開始,他便隱約感覺到了瓶頸。

    這說明,他的一只腳已經觸碰到了逍遙的門檻,只是一直不得其門而入。

    沒想到被薛安一眼便看出來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助你一臂之力吧!”說著薛安猛然一抬頭,眼中神光大盛。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