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七十六章 萬鬼門……滅!
    眾人下來后,薛安指了指遠處的云夢湖,“以后你就在這湖里待著,明白嗎?”

    金龍點頭,然后騰空而起,飛入了湖中。

    這云夢湖雖然不算太大,可承納下它還是沒問題的。

    而且薛安將這里改造過,所以云夢湖中的靈氣比黑水潭還要濃郁。

    金龍歡欣的在湖中打了個轉,便沉入了湖底。

    薛安一笑,其實這條金龍只是剛剛化形,很多神通還未掌握,等熟練后,便可以縮小身形了,甚至可化為其他生物。

    當然,若是想化為人形,那還得幾十年的苦修才行。

    而當打開門后,唐萱兒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

    她也沒想到薛安會這么快就回來。

    可等安晴一見到唐萱兒,神情便越發的難看起來。

    “這……怎么回事?”

    薛安神情淡然,“朋友。”

    “朋友?”

    薛安點點頭,淡淡道:“確切的說,是撫養薛想和薛念長大的恩人。”

    安晴后面的話被生生咽了回去,看唐萱兒的神情也變得柔和起來。

    “你好,我叫安晴,是想想和念念的小姨。”

    唐萱兒點點頭,“我是唐萱兒!”

    至于跟著安晴來的那幾個黑衣男子,在青芒鎮的時候就先行離開了。

    安晴說的明白,她雖然加入了不死鳥,但屬于外勤人員,除非有應召,不然一般的時候是可以不用去的。

    薛想和薛念這兩個小姑娘晚上非要跟著唐萱兒睡。

    等收拾完后,薛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這時候安晴走了過來,坐到了薛安的旁邊。

    “混的不錯啊!這套別墅,價值不菲啊!”

    “別人送的!”薛安淡淡道。

    “這四年來,你都去了哪里?為什么杳無音信?”

    薛安默然半晌,微微嘆了口氣道:“我說了你也不相信,但你可以放心一點,我絕沒有做過對不起你姐姐的事。”

    安晴點點頭,“做了沒做,都要憑你的良心,不過我決定了,這次來北江,我先不走了!”

    “哦?”

    “我得在這看著你!直到我姐姐回來!”安晴惡狠狠的說道。

    只是她容貌好像個初中生,粉嘟嘟的臉蛋不管做多兇惡的表情,都沒有殺傷力。

    薛安一笑,“好啊!”

    與此同時,在一處荒僻無比的深山之中。

    一座黑色的祭壇下,跪拜著幾十名老者。

    領頭之人,手握一柄骷髏拐杖,眼中飄著兩團鬼火,十分的駭人。

    “小齊死了,魂飛魄散,我萬鬼門還未曾受過這等屈辱,所以這次我決定,萬鬼門要重入人間,為齊兒報仇!”老者怒聲道。

    他便是萬鬼門的門主,也是慕齊的父親,慕潛!

    “是!”底下眾人轟然應諾。

    “獻祭!”慕潛一聲令下。

    有人將幾名少女推上祭壇,正準備割喉獻祭的時候。

    一團黑霧從祭壇底下飄了上來,整個山洞也是一陣的搖晃。

    慕潛大喜,“是鬼界大能垂憐我們萬鬼門的境況,特來相助么?”

    說著領頭跪下,神情激動的磕頭不止。

    這時候一名鬼王通過祭壇出現在了山洞之中,正是黑水潭的那位。

    慕潛一見是鬼王,更是大喜過望。

    “鬼王大人,居然是您駕臨人間,這次我們萬鬼門出了大事,有人將我的兒子直接殺死,連靈魂都給抹殺了,求鬼王大人出手相助!”

    鬼王陰惻惻的看著底下跪拜的萬鬼門眾人,冷聲道:“你便是萬鬼門的門主么?”

    慕潛跪行幾步,“鬼王大人,我便是萬鬼門的門主!平素給您獻祭,都是我來主持!”

    說著慕潛露出諂媚的笑容。

    鬼王點點頭,猛然一巴掌扇了過去。

    一陣陰風刮過,慕潛被這一巴掌直接扇到了洞穴的墻壁之上,直接成為了肉泥,扣都扣不下來。

    這一幕讓山洞眾人都驚呆了。

    鬼王這時候才一臉惱怒的說道:“你們這群不長眼的家伙,居然招惹仙尊大人,還差點害死我,現在還想讓我給你們報仇?嘿嘿,看來你們也沒有留在人間的必要了!”

    說著,鬼王一伸手,陰風陣陣惡鬼全出。

    整個洞穴中慘呼連連,成為了修羅場。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已經被殺,鮮血流了滿地。

    鬼王冷哼一聲,一跺腳,這些尸首上便飄出了無數光點。

    其中以慕潛的光點最為強盛。

    慕潛的魂魄飄到鬼王的近前后,還在哭訴。

    “鬼王大人,為何要對我們萬鬼門下手?要知道我們萬鬼門平時可是經常給鬼界獻祭的!”

    “閉嘴!”鬼王怒喝一聲。

    “獻祭這種事,是你們自愿的!而且你們惹到了一個不該惹的人,這就怨不得我了,走吧,都跟我去鬼界,人間已經容不得你們了!”

    說著一把抓住了這些光點,也不顧他們的慘呼,便直接返回了鬼界。

    一入鬼界,這些魂魄便將成為下場極為凄慘的鬼奴。

    至于這座祭壇,在鬼王離開后,便四分五裂,成為了廢物。

    至此,萬鬼門,這座強盛一時的門派,徹底消失。

    m國唐人街。

    那天和禹凌對坐喝茶的老者沉默不語的坐在椅子上。

    過了良久,他才對身旁的人說道:“查出底細了嗎?”

    身旁有人說道:“回老爺子,只查出這個人似乎和中都安家有些瓜葛,除此之外,便是個普通人!”

    “安家?”老者喃喃自語,神情也逐漸凝重起來。

    他是m國唐門的壇主韓鈞。

    在m國,唐門是華人一大社團。

    而和禹凌的結識,也是因為禹凌當初也是唐門中的一員。

    只是后來的禹凌為了專心修武,才離開了唐門。

    可沒想到,三十年之后的再次出山,居然死在了華夏,而且是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所殺。

    武道大會是嚴禁錄像的,所以他也只看到了些零星的偷拍照片。

    但通過目擊者的口述,也可以知道,這個薛安,不是一般人。

    自己身在m國,想為友報仇也不可能了。

    難道……就這么算了?

    韓鈞沉默片刻,然后說道:“派人去嶺南一趟吧!”

    “告訴嶺南余家,殺死他們余家子弟的人便是武道大會上嶄露頭角的這個薛安!”

    “是!”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