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這誰頂得住啊!(3更)
    轟。

    這句話就好像一記驚雷,震得郝霸天眼前發黑,面色蒼白如紙,豆大的汗珠更是不要錢一樣低落下來。

    因為他深知,在嶺南,余家是不能招惹的存在,可這個男人,要比余家還要厲害十倍。

    不過崔缺此時似乎是被疼痛蒙蔽了神智,居然滿臉不屑的說道:“小子,我們郝館主說話,輪到你插嘴了嗎?還不……。”

    崔缺還沒說完,就覺得背后一股大力襲來,直接摔倒在地,等轉頭一看,才發現是滿臉殺氣的郝霸天踹的自己。

    “郝館主你……。”

    郝霸天也不說話,拳腳就像不要錢一樣傾瀉下來。

    打的崔缺鬼哭狼嚎起來。

    這一幕讓所有圍觀的人都滿臉的驚詫。

    怎么回事?

    為什么這個男子只是說了一句話,就讓郝霸天這般驚懼?

    打了一會,郝霸天才住手,而此時崔缺的模樣凄慘至極,不但斷了一只手,滿嘴的牙也被郝霸天打碎了。

    而后郝霸天小心翼翼的看著薛安,畢恭畢敬的說道:“薛……薛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我該死,我……。”

    薛安擺了擺手,郝霸天趕緊閉上了嘴巴。

    而后薛安回頭看了看馬成,點手招他過來。

    馬成不明所以的走上前來,薛安指了指地上的崔齊。

    “他當初怎么欺負你的?”

    馬成一震,有些怯懦的說道:“他……他……。”

    崔齊這時候渾身都在顫抖。

    因為他也想起了一個傳言。

    只有傳言中的那個人,才會被余大小姐這般恭敬,才會讓郝霸天只是聽到名字就嚇成這般模樣。

    還沒等馬成說話,崔齊已經翻身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著響頭。

    “馬經理,不……馬爺,是我錯了,我該死,我不知道您居然認識薛先生,求您饒命,當時我所欠您的錢,一定雙倍,不!十倍奉還!”

    馬成目瞪口呆,他還沒說話呢,崔齊居然已經怕成了這樣。

    而崔缺就算再傻,也看出不對勁來了,不過現在的他被打的渾身是傷,根本無法動彈,只能驚懼萬分的看著薛安,胯下一陣騷味傳來。

    居然被生生嚇尿了。

    這樣的場景讓所有的人都默然了。

    很多人已經在悄悄退去。

    因為他們也猜到了薛安的身份。

    除了那位以一己之力滅殺劍仙,力壓嶺南所有豪門世家的薛先生外……

    還能有誰可有如此聲威?

    薛安面色不悲不喜,只是看著馬成,“他這個提議,你接受嗎?”

    馬成剛一遲疑。

    崔齊趕緊說道:“馬爺放心,今晚之后,嶺南所有的市場都是您的,我立馬滾出嶺南,再也不回來了!”

    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因為崔齊相當于同時得罪了余家和薛安。

    這嶺南已經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馬成點了點頭,“好……好吧!”

    崔齊用希冀的目光看向薛安,

    薛安一揮手,崔齊如蒙大赦,又沖薛安砰砰砰磕了幾個響頭,然后站起身來,轉頭就走。

    連躺在地上的表哥崔缺,他也不管了。

    而薛安這時候又看向了一直彎著腰的郝霸天,嘴角浮現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慢慢走了過來。

    每一聲腳步聲,都讓郝霸天渾身的肌肉為之一顫。

    等走到跟前后,薛安抬起手來,輕輕拍了拍郝霸天那顆碩大的光頭。

    郝霸天嚇得牙齒都在咯咯打戰,渾身抖如篩糠。

    “你說……我得怎么懲戒你呢?”薛安語氣淡然的說道。

    “你也算是個武修了,我也不欺負你,你接我一拳,若是不死,我就放過你,這個提議,你可同意?”

    郝霸天都要哭了。

    接他一拳?

    余家后面那座已經坍塌的小山還矗立在那,正在用無言的事實告訴人們,接薛安一拳的后果是什么。

    郝霸天不認為自己能比山還要抗揍。

    所以他心一橫,眼一閉,牙一咬……。

    雙膝一軟,也跪在了地上,而后咧了咧嘴,哭了。

    “薛……薛先生,我……我知道錯了,求您給條生路吧!”

    一個兩米多高的大漢嚎啕大哭起來,那場景,震撼中帶著絲滑稽。

    薛安負手而立,饒有興致的看著郝霸天。

    “想要生路?那好,你依仗自己的武力欺凌弱小,可知罪?”

    “知罪!”

    “見色起意巧言陷害,你可知罪?”

    “知罪!”郝霸天渾身都在顫抖。

    “既然知罪,那我廢你修為,斷你手腳,你……。”薛安上前一步。

    “可服氣?”

    郝霸天整個人如爛泥般癱軟在地,絕望的說道:“服氣!”

    薛安點點頭,然后一腳踢出。

    這一腳就像是踢皮球一樣,將碩大的郝霸天直接踢飛出去,砸塌了一堵墻,然后才轟然落地。

    煙塵四起中,郝霸天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迅速萎靡下去,卻依然掙扎的說道:“多謝薛先生手下留情!”

    有人將郝霸天和崔缺都拖走了。

    酒吧恢復了平靜。

    很多人都用敬畏的目光看著薛安。

    而薛安卻面色淡然,轉身回到吧臺前,看著依然趴在吧臺上的時雪青,淡淡道:“我很好奇,你打算繼續裝到什么時候?”

    這話說罷,時雪青慢慢坐直了身子,臉上帶著奸計得逞般的笑容,然后長長伸了個懶腰。

    窈窕的曲線在這一個懶腰下顯露無疑,那是足以令人噴血的完美身材。

    可薛安卻絲毫不為之所動,只是目光淡然的看著她。

    “好像什么都瞞不過你!”時雪青語氣嬌憨,而后眼波流轉,媚眼如絲道。

    “而且你們男人之間的爭斗,我一個女孩子家,怎么好插手呢?況且薛先生您如此神勇無敵,讓我看了,只有佩服之情,一時間都忘了起身了呢。”

    這樣柔柔媚媚的聲音,這樣好似撒嬌般的語氣,讓很多偷聽的人骨頭都恨不得酥軟掉了。

    用一句話說形容就是。

    這誰頂得住啊!

    可薛安卻好像沒聽到,依然默不作聲的看著時雪青。

    時雪青被薛安那冷然的目光盯得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剛想再說點什么,薛安居然轉身,沖余然和馬成說道:“沒意思,走了!”

    然后就這么走了。

    時雪青表情錯愕,看著薛安遠去的背影,心里充滿了挫敗感。

    實際上她在薛安收拾崔齊的時候,就已經恢復了。

    不過她決定繼續偽裝下去,想著最好今晚能套住這個薛安。

    可沒想到,時雪青剛剛的媚眼全都白拋了。

    薛安似乎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毫不猶豫的離開了。

    媽的,莫非老娘老了?

    蝕骨媚術在薛安身上的一再失效,讓時雪青忍不住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