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一百四十章 救了一個狗皮膏藥?(4更)
    不行!

    不能因為這些事就放棄。

    這個薛安,自己必須要拉攏過來。

    不然,這次的仙門大會,自己肯定好不了!

    尤其當時雪青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張令人討厭的面孔后,更是堅定了她這個信念。

    天下沒有不偷腥的貓,也沒有見了美女不動心的男人。時雪青一直堅信這個道理。

    那薛安對自己絲毫不感興趣,肯定是有原因的。

    莫非……他不喜歡自己這種類型的?

    對了!

    余家那個大小姐一直跟在薛安左右。

    莫非他喜歡的是那種含苞待放,青澀未去的小姑娘?

    想到這,時雪青低頭看了看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禁嘆了口氣。

    媽的,為了仙門大會,為了打那個賤人的臉,老娘這次拼了!

    當晚,發生在紫夜酒吧的事情便以恐怖的速度傳播開來。

    金龍武館連夜摘掉了牌子,至于崔缺……他在回去的路上就被仇家給砍死了。

    只有崔齊見機的快,當晚就跑了,算是撿回一條命。

    而等余然回到家后,迅速就被余朗給叫了過去。

    “把經過詳詳細細說一遍,不要遺落任何細節。”余朗沉聲道。

    余然便將事情的詳細經過都說了一遍。

    余朗聽完后,微微一皺眉,“梵凈山靈應宮?這個門派不是早就已經沒落了嗎?”

    這時在一旁坐著的余明說道:“父親,這個時雪青我認得,上次的仙門大會,她就是敗在我的手下。”

    “哦?此人如何?”

    余明沉思片刻,然后緩緩道:“修為一般,沒有太厲害的招數,不過她的媚術可謂無雙,上次的仙門大會,很多門派弟子都是敗給了她的媚術,若不是我一顆劍心初成,也險些著了道。”

    余朗點了點頭,然后對余然道:“女兒,你這段時間要經常跟著薛先生,畢竟仙門大會召開在即,這次又是在我們嶺南舉辦,而我和你哥哥全都負傷,若是……。”

    余朗后面的話沒說下去。

    可余然也明白什么意思。

    余家這些年來也招惹了很多仇家,這些人難保不會借著仙門大會的機會來搗亂。

    最強戰力已經身死,余朗和余明也全都負傷,現在的余家正是最虛弱的時候。

    所以他們只能將希望寄托在薛安身上。

    雖然很諷刺,可事實就是如此。

    余然點了點頭,“是,父親!”

    可一想起時雪青那妖嬈動人的身姿,余然就有些底氣不足。

    清晨。

    馬成剛剛起床,就聽到有人在敲門。

    他有些納悶。

    誰這么早來啊?

    而等一開門,眼前的一幕就讓他驚呆了。

    就見時雪青穿著一件半新不舊的襯衫,下面穿著一條復古牛仔褲,腳蹬一雙小白鞋,打扮的好像鄰家女孩一般,十分的小清新。

    “你……你……。”馬成張口結舌。

    “薛先生還沒起嗎?”時雪青嫣然一笑。

    這個笑容直接讓馬成愣在了原地。

    太……太美了!

    而時雪青則蓮步輕移,走進了房間。

    正好此刻薛安走下樓來。

    目光對視,薛安微微一皺眉。

    而時雪青卻十分自然的一笑,“薛先生!”

    薛安走下樓梯,“你來干什么?”

    時雪青一笑,“我來是報答您昨晚的救命之恩啊!”

    “哦?怎么報答?”薛安坐下,雙腿則放在了茶幾上。

    “這個就看先生想要什么了?是以身相許還是當牛做馬,我都行!”時雪青認真道。

    薛安猛然抬頭,看著時雪青,然后又靠在沙發上,冷聲道:“都不需要。”

    時雪青卻十分自來熟的湊了過來,一雙柔夷開始輕輕揉捏薛安的小腿。

    就好像……舊社會的地主小丫鬟一樣。

    薛安都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了。

    自己這是救了一個狗皮膏藥嗎?

    可三千年的修行,讓薛安的心早就如磐石般堅定,因此心如止水,并無任何波動。

    倒是讓馬成在一旁看的艷羨不已。

    時雪青心中則暗自慶幸。

    看來自己這一步走對了,這位薛先生很吃這套啊!

    可下一秒,她的慶幸就蕩然無存了。

    “看來,你是真想報答我了?”薛安玩味的說道。

    “當然!”

    “那好!這屋子正好該收拾一下了,先去擦擦地板吧。”

    嗯?

    時雪青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記得,是所有的屋子哦!”薛安淡淡道。

    時雪青從驚愕中恢復過來,然后真的站起身對馬成道:“請問拖把在哪?”

    “呃……就在……。”

    薛安這時候又道:“用手擦!”

    十分鐘之后……。

    時雪青欲哭無淚的蹲在地上,一點點擦著地板。

    自己好歹也是靈應宮的傳人,現在居然給人擦地板?

    她實在想不明白,這個薛安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自己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主動送上門,他卻毫不動心!

    正在自怨自艾的時候,一個慵懶的童音從背后響起。

    “爸爸,這個阿姨是誰啊?”

    時雪青偷眼看去,就見兩個靈氣逼人的小姑娘,正揉著惺忪的睡眼,對薛安說話。

    這就是薛先生的那兩個女兒嗎?

    天!好可愛好漂亮啊!

    時雪青心里正在驚訝。

    就聽薛安說道:“哦,這個是新來的保潔,專門打掃衛生的!”

    這句話差點讓時雪青一口鮮血噴出去。

    忍耐!

    為了大事,自己必須得忍耐!

    時雪青咬著牙,回過頭來繼續用力擦起地板。

    與此同時。

    一對男女自嶺南機場中走了出來。

    男的高大帥氣,女的則嬌小柔美。

    這時女子沖男人媚笑道:“袁少,這次嶺南余家元氣大傷,估計您將有可能超越上次,甚至可以登頂玉榜至尊呢!”

    袁宗峰傲然一笑,然后摟過女子,“這還得多謝你的元陰相助呢!”

    女子渾身一僵,然后有些不自然的笑道:“那是遠黛的榮幸。”

    袁宗峰充滿自信的看了看遠處的嶺南,“此次仙門大會,將是我袁家的天下!”

    孔遠黛在一旁看著,心里五味雜陳。

    她乃是夜魔谷的傳人,修習的乃是魔魅之術。

    可這次為了抱上濟北袁家這條大腿,她可謂損失慘重,修煉二十幾年的元陰都被袁宗峰強行奪去。

    這讓她的實力大損。

    而袁宗峰這時候說道:“遠黛,你不是和靈應宮的人不對付么,這次我就在仙門大會上,將靈應宮的人一網打盡!”

    孔遠黛面色一喜,“多謝袁少!”

    袁宗峰得意的狂笑起來,舉手投足間,一股恐怖的氣勢散發出去,赫然是……散仙!

    而孔遠黛則目光陰冷,默默的想道。

    時雪青,我為了殺你威風,付出了這么多,看你這次如何翻身!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