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群雄齊聚敬薛安(第1更)
    這令人震撼的一幕,讓三人全都看傻了。

    這時,焦英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強笑道:“沒準是這小區里有什么不為人知的富豪吧!”

    可這話出口,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能。

    鄧茂沒吭聲,他現在正滿臉茫然的站在那。

    這個男人是誰?

    為什么會有這么多豪車齊聚于此?

    正在思量,外面傳來了一陣高跟鞋的噠噠聲。

    然后有一名麗裝女子走了進來。

    這個女子容貌秀麗,舉止端莊,頗有氣勢。

    鄧茂看著有些眼熟,但一時間居然想不起是哪里見過了。

    來的人自然是秦瑜,她一進門,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薛安和安顏,尤其是安顏,讓她不禁眼前一亮。

    好一個絕色佳人。

    而后她十分恭敬的低頭道:“見過薛先生!”

    薛安淡淡一笑,“你來的倒是挺早。”

    秦瑜一笑,“集團中有些事,稍等我爺爺也就到了!”

    正在這時,鄧茂渾身一顫,猛然想起這個女人是誰了。

    但這個結果,卻讓鄧茂大腦一片空白。

    是她?

    但這怎么可能!

    她是何等身份,為何要對這個男人如此尊敬?

    朱鳳這時候看出鄧茂的異樣來,不禁問道:“鄧少,你怎么了?”

    鄧少渾身都在哆嗦,哪里還能說得出話來。

    與此同時,譚東譚小雨父女,華行雨華婷婷爺孫也走了進來。

    這都是北江響當當的人物,鄧茂也都見過。

    然后他就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大人物對薛安畢恭畢敬的彎腰施禮。

    這樣的場景,讓鄧茂眼前一黑,險些摔倒在地。

    至于焦英和朱鳳,此刻更是被嚇得抖若篩糠。

    現在就是傻子,也能看出薛安絕對不是一般人了。

    而當秦原邁步走進來后,鄧茂腿一軟,便如一灘爛泥般癱軟在地了。

    他曾經跟隨自己的父親拜望過秦原,自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等馮朝籌和石昊也走進屋中后,幾乎整個北江和省城的豪門全都齊聚于此。

    而后這些人都畢恭畢敬的站好,沖薛安一彎腰。

    “見過薛先生!”

    聲勢之大,令人望而生畏。

    鄧茂的眼中滿是絕望和驚懼。

    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而此時薛安轉過頭來,露出兩顆潔白的虎牙,森然一笑道:“我說過,如果你們鄧家在北江足夠牛逼,那就應該認得我!”

    鄧茂瑟瑟發抖,牙齒咯咯直響,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而秦瑜則一皺眉,“薛先生,此人是誰?”

    秦原這時候淡淡的說道:“我認得他,他是鄧家的大少爺。”

    鄧家?

    秦瑜思索了片刻,恍然大悟道:“就是賣車的那個鄧家嗎?”

    秦原點點頭。

    而這時鄧茂連滾帶爬的跑到秦原面前,哀求道:“秦老爺子,求您發發慈悲,救我!”

    秦原面無表情,搖了搖頭道:“鄧少,你拜錯了,在這里,只有薛先生說話才有用!”

    鄧茂趕緊轉身,沖著薛安諂笑道:“薛……薛先生……。”

    薛安搖搖頭,然后看著縮在墻角的焦英和朱鳳。

    “你們三人是不是都已經商量好了?”

    這句話一出,三人面色大變。

    鄧茂強笑道:“薛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說什么!”

    薛安微微嘆了口氣,“其實從你們一進來,我就發現了,如果今天我不在這,如果萱兒不從你們,是不是你們便準備用強了?”

    說到后面,薛安的語氣森然,充滿了殺氣。

    焦英撲通一下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道:“薛先生饒命,薛先生饒命,這都是鄧少吩咐的啊!”

    屋里一片安靜。

    唐萱兒則被氣得眼睛都紅了。

    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這個所謂的親人,居然用心如此歹毒。

    薛安抬起頭來看了看秦原,“這個鄧家……。”

    秦瑜搶先道:“薛先生放心,過不了今晚,鄧家將不復存在!”

    這句話讓鄧茂面色慘白,汗出如漿。

    而薛安低頭沖安顏一笑,“老婆,閉上眼!”

    安顏聽話的閉上眼。

    薛安淡淡道:“其實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焦英等人面色一喜,還以為薛安準備放過自己了。

    而后薛安森然一笑,“下輩子注點意就行了!”

    說罷,薛安手指輕揮。

    火焰從鄧茂焦英朱鳳的腳下燃起,轉瞬間,便將其燒為了烏有。

    這等凜冽手段,讓在場所有人的瞳孔都為之收縮。

    殺伐果斷!

    這才是……薛先生啊!

    這么多人,這間小小的房子自然招待不開。

    秦瑜提議說不如去秦家開設的飯店或者去天字一號別墅。

    但薛安卻搖了搖頭,“就在這吧,在下面的空地上擺放桌子!”

    薛安如此說,人們也不敢反對。

    秦瑜一個電話過去,很快,秦家五星級酒店的后廚便傾巢出動。

    桌椅更是直接從家具市場拉過來的。

    秦瑜做事十分的細心,連食材什么的都準備好了,全是各種高檔食材。

    特級廚師們也紛紛當街炒起菜來。

    他們都知道,這次要請客的,可是連老董事長都要畢恭畢敬的一個人。

    所以全都拿出了壓箱底的絕藝。

    飯菜的香味飄出了老遠。

    等酒席備好。

    所有人都看向薛安,等待他說開飯。

    薛安卻不著急,只是看了看天上的月色。

    “再等等!”

    他不說話,沒人敢動筷子。

    就這么靜靜的坐著。

    過了十幾分鐘。

    一輛白色的保姆車開到了。

    當范夢雪從車上下來后,酒席上一陣的騷動。

    “哎,那不是范夢雪嗎?”

    “是她,沒錯!我最愛看她演的電影了!”

    “她怎么也來了?”

    “噓,看不出來嗎?這位范夢雪也認識薛先生!”

    而安顏此刻卻巧笑倩兮的站起身來,“來,夢雪,坐在這來!”

    范夢雪面色有些蒼白,然后點了點頭,乖順的坐到安顏的旁邊。

    薛安這時候擺了擺手。

    全場肅然下來。

    薛安淡淡一笑,“今日請諸位來,就是想告訴大家,她,就是我薛安的女人!我兩個女兒的媽媽!”

    說著薛安將安顏攬了過來。

    底下人們一陣騷動,石昊和馮朝籌一使眼色,而后眾人集體離席,恭敬的彎腰喊道:“見過薛夫人!”

    其聲震天。

    安顏眼中泛起了淚花,有些不知所措。

    薛安則哈哈一笑,然后端杯在手,“今日,我便敬諸位一杯!”

    馮朝籌此刻上前一步,“薛先生,應當是我們敬您一杯!”

    說著馮朝籌端起杯來,其他人也紛紛舉杯。

    “敬先生!”

    這才是,群雄齊聚敬薛安!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