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一百七十章 中都安家(求訂閱求月票)
    中都。

    華夏的首都之所在。

    千年古城,底蘊深厚。

    而在中都的西邊,有一大片連綿不絕的別墅豪宅。

    這里便是中都豪門安家之所在。

    當薛安和安顏下了車后,安顏抬頭看著巍峨大氣的大門,面色漸漸變得蒼白起來。

    這里就是她曾經生活過的地方,也是帶給了她無盡痛苦的地方。

    “老公……我們真的要進去嗎?”安顏顫聲道。

    薛安笑著點點頭,柔聲道:“當然要進去,不要怕,一切有我呢!”

    而薛想和薛念則一邊舔著冰激凌,一邊小聲討論著什么。

    “姐姐,這里就是媽媽的家嗎?好大啊!”

    “嗯嗯,不過聽爸爸說,媽媽的家人好多都是壞蛋呢!”

    薛想像個小大人一樣囑咐道:“一會進去了,不要貪吃,不能給爸爸媽媽丟臉,明白了嗎?”

    薛念重重的點點頭,包子般的小臉蛋上浮現出一抹堅毅的神色。

    一家四口正準備進去。

    門前飛駛而來一輛殷紅色的蘭博基尼,巨大的發動機轟鳴聲震得路旁的樹葉都在顫抖。

    車門打開,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神情倨傲的年輕女子下了車。

    一見到這個女孩,安顏就是一愣。

    與此同時,這名女子也注意到了站在路旁的安顏,嘴巴漸漸張大,而后滿臉驚訝的喊道:“你是……安顏?”

    安顏面色一白,輕輕點了點頭,“安夢!”

    這個女子,便是安顏的親堂妹安夢。

    安家乃是豪門望族,家中人丁自然也是十分興旺。

    其中嫡系子弟一共有三支。

    安顏的父親是老大,叫做安陽,不過在安顏小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老二是安學,也就是安夢的父親。

    老三則是安昌,也是安家現在實際的掌權者。

    安夢看到安顏之后,臉上的表情變幻不定,尤其當看到一旁的薛安以及那兩個小姑娘后,更是微微一怔。

    而后安夢的嘴角浮現出一絲高高在上的冷笑,“安顏姐姐居然回來了,這可真是一件大喜事呢,奶奶要是知道了,估計不知道怎么高興呢!”

    提到奶奶二字,安顏的眼中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

    而后安夢輕蔑的看了薛安一眼,“這位……想必就是姐夫了吧?”

    只是她在說到姐夫二字的時候,滿臉戲謔之色。

    安顏有些擔心的看著薛安,生怕薛安再因此而暴起。

    薛安卻只是淡淡一笑。

    他犯不上和這樣一個沒胸沒腦子的女人斗嘴。

    而且……現在還不是時候!

    當安顏回來的消息傳進安家后。

    平靜的安家也不禁沸騰了。

    正在書房之中練字的安昌聽到下人的稟報后,神色古井不波,過了好一會才淡淡道:“知道了,去通知老太太吧!”

    而正在后院的馬場之中騎馬的安學聽到消息后,神色一沉,眼中閃爍著駭人的寒芒,連馬服都沒換,直接就來到了前院廳房。

    此刻。

    廳房四周圍了很多人。

    人們都在竊竊私語。

    “那個男人就是讓安顏私奔都要跟著的薛安么?”

    “嘖嘖!長得倒是不錯,可你看那穿著打扮,真是寒酸的緊。”

    “那兩個小姑娘倒是挺可愛的!”

    “噓,這話一會可不要讓老太太聽到了,她可是曾經說過,一輩子都不會認安顏的孩子的。”

    提到老太太,這些下人們全都噤若寒蟬,不敢說話了。

    而當安學邁步走來時,這些下人們趕緊分開道路。

    “二爺!”

    安學面沉似水,直接走進廳房之中。

    他的出現讓安顏好似驚弓之鳥,神色一緊,便要站起來。

    可是卻被薛安輕輕一按,然后淡淡的笑道:“你身體虛弱,不要隨便亂動。”

    安顏神色有些蒼白,但還是聽話的坐下來了。

    安學見到安顏后,冷哼了一聲,而后便用陰冷的目光盯著薛安。

    強橫的氣勢漸漸充斥了整個廳房。

    下人們在遠處小聲議論著,“這下有熱鬧看了,二爺怒了!”

    “呵呵,看這個小子細胳膊細腿的,你說能抵擋的住二爺幾下?”

    “我猜最多三下!”

    “太少了,我賭五下吧!”

    而就在這等氣勢面前,薛安卻好像沒看見一樣,依然在慢條斯理的喝著茶。

    過了良久。

    安學沉聲道:“你便是薛安?”

    薛安淡然道:“沒錯,我就是薛安。”

    “呵呵!”安學笑了。

    他一笑起來,額頭上便現出一道豎紋,非常的可怕。

    很多人都有些微微顫抖。

    誰不知道二爺一笑便是要宰人啊!

    “很好,沒想到你膽子倒是不小,拐走我安家之女不說,居然還敢回來?”

    安學嘴角浮現出一抹嘲諷的笑意,“聽聞當初你來過安家一次,當時表現的十分清高孤傲,怎么?現在想通了?準備求我們安家了?”

    薛安慢慢抬起雙眸,神情淡漠的看著安學。

    安學后面的話便堵在喉嚨中,說不出來了。

    因為薛安的眼神平靜的可怕,讓安學的心都微微一顫。

    旋即。

    安學便怒了。

    自己剛剛居然在這個薛安的面前怕了?

    正待說話。

    薛安輕輕搖了搖頭,淡淡道:“你搞錯了一件事!”

    “我來,是因為安顏,而且我不會求你們安家,反倒是你們,到時候不要跪下來求我!”

    這句話一出口,讓在場眾人一片嘩然。

    安夢的臉上浮現出鄙薄之色,心中對薛安的評價越發的不堪。

    在她看來,這個男人除了長得挺帥外,就只會吹牛了,簡直一無是處啊!

    可笑自己這位堂姐還像是撿到寶貝一樣!

    安學更是氣極反笑,“好!好!果然臉皮夠厚,讓我安家跪下來求你,你以為你是老幾?”

    “我老幾都不是,我是薛安!”薛安慢慢說道。

    安學的眼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色。

    “小子,有沒有膽量和我比比?”

    薛安放下茶杯,微微一笑,“比什么?”

    “什么都可以,不過憑你的身量,比拳腳算是我欺負你,不如……比比馬術如何?”

    馬術?

    很多人臉上露出會意的笑容。

    全中都誰不知道安學安二爺愛馬如癡,同時也是一位頂級的馬術高手。

    甚至連英國的皇室馬術教練,都不是安學的對手。

    而看薛安的樣子,估計都沒騎過馬吧!

    人們正在暗自偷笑。

    薛安卻點了點頭,露出兩顆虎牙,森然一笑道:“這可是你說的!”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