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什么才是真正的馬戰!(陽光拜謝!)
    在中都這樣寸土寸金之地,安家居然擁有自己的馬場。

    此刻,十幾匹血統優良的馬匹正在悠閑的吃著草。

    安學傲然道:“我這里的馬匹,甚至比英國皇室的血統都要純正,每一匹都價值千萬!”

    說罷安學不屑的看向薛安,認為他一定滿臉的驚訝之色。

    畢竟只要來過安家,見過他馬場的人,不管身份高低,全都是一臉的震驚。

    可沒想到薛安神色淡然,沒有半點的驚訝之色。

    安學眼神漸冷,心中冷笑道,估計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吧,根本就不知道這東西的厲害。

    這時候有人牽過一匹白色的高頭大馬來。

    安學愛惜的拍了拍馬的脖子,然后輕輕一點地,便縱上了馬背。

    這一手干凈利落,引得眾多下人們齊聲喝彩。

    安學得意的一笑,然后沉聲道:“將我斬馬刀拿來!”

    很快,便有一名壯漢齜牙咧嘴的托著一柄巨大的斬馬刀走了過來。

    安學接過刀來,挽了一個刀花,然后傲然笑道:“今日,便讓你們見識見識古時的騎兵馬戰之術!”

    說罷安學雙腿一縱,這匹馬便繞著場中狂奔起來。

    在場中還豎立著很多的稻草人。

    安學騎著馬,在經過一個稻草人的時候,突然一聲怒吼。

    “小賊受死!”

    聲音好似炸雷一般。

    而后一道刀光閃過,這稻草人便自腰間齊刷刷折斷了。

    很多女仆都不禁嚇得面色更變。

    可薛安卻抱著肩膀,饒有興致的看著。

    安學耍的興起,砰砰砰。

    一連將這些稻草人全部砍斷后,不禁仰天長笑。

    “痛快痛快!”

    然后才回過頭來冷聲道:“薛安,現在該你了!”

    眾人的目光集中到了薛安身上。

    只見薛安輕輕搖了搖頭。

    安夢嗤笑一聲,心想果然還是服輸了么?

    可沒想到薛安卻淡然道:“如果要我評價,那你這所謂的馬戰,根本一無是處!”

    此話一出,安學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一無是處?呵呵,小子,你好大的口氣!”

    薛安搖了搖頭,“不信,那我給你試試好了!”

    說罷,薛安走向馬棚。

    這里各種寶馬都有,可薛安卻唯獨對馬棚之中一匹正在低頭飲水,跟其他的馬都保持著距離的黑馬有些興趣。

    看管馬場的是安家的一名大管家。

    此人見薛安走向了這匹黑馬,不禁冷笑道:“這位先生,這匹黑馬前天才運來,性情極為暴躁,若是被它傷到,可不要怪我沒提醒你!”

    薛安沒說話,徑直走向了這匹黑馬。

    黑馬正在飲水,察覺到有人靠近后,便打了個響鼻,然后高傲的仰起頭來。

    馬場管家正幸災樂禍的看著,認為薛安肯定會被這黑馬一腳踢飛。

    可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這匹黑馬就如同見到了什么尊貴無比的東西一樣,渾身都在微微顫抖,然后前腿跪下,用馬頭輕觸薛安的腳。

    這一幕讓圍觀的人們全都看傻了。

    這是怎么回事?

    莫非這個薛安還會訓馬不成?

    可這匹黑馬野性難馴,找了很多頂尖的訓馬師都沒訓好,怎么他一來,便如此溫順了?

    人們正在驚疑。

    薛安淡淡一笑,伸出手來輕輕摸了摸黑馬的鬃毛。

    “把你關在這,還真是委屈你了!也罷,今日我便騎你出場!”

    黑馬十分興奮的打了個響鼻。

    薛安便直接上了馬背,黑馬起身馱著薛安來到了馬場正中。

    安學此刻面目陰沉不定。

    他也沒想到薛安居然能馴服這匹黑馬。

    不過只是會騎馬可不行,斬馬刀在步下運用的時候,很輕松。

    可要是在馬匹疾馳的時候斬出,那就需要極高的技術了。

    安學可是苦心練習了好幾年,才有了現在的成績。

    這時候薛安淡淡道:“我不喜歡用刀!”

    然后指了指角落兵器架子上的一柄方天大戟。

    “這個東西不錯,就它吧!”

    此話一出,全場轟然而笑。

    安夢更是笑得捂著肚子。

    “我還以為這個家伙真的會點東西呢,原來還是個吹牛皮的啊!那方天大戟可是純鋼打造,重有一百多斤,是用來做裝飾和壓兵器架子的,他居然要拿來用?”

    很多人也是滿臉的不屑。

    薛安慢慢掃視在場的人。

    笑聲漸斂。

    薛安的眼神太過平靜,平靜的近乎嘲諷一般。

    而后薛安一撥韁繩,馬匹走到了兵器架子前。

    薛安一探身,手握住了方天大戟的把手,然后便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緩緩將這柄方天大戟拔了出來。

    這一幕讓安學也是大驚失色。

    怎么可能!

    若是用蠻力,安學也能將這方天大戟搬動。

    可薛安是緩緩拔出,那樣子輕松自在的像是在撿起一根木棍。

    薛安持戟在手,神情漠然。

    “現在……我便讓你們見識見識,什么才是真正的馬戰!”

    說罷,薛安一騎絕塵。

    黑馬猶如黑色的閃電一樣,繞著整個馬場開始狂奔。

    在馬場中,豎立著很多的旗桿,都是用來綁縛各種線纜的。

    薛安在疾馳之中,突然輕喝一聲,一戟刺出。

    彭!

    一聲巨大的金屬撞擊聲。

    這根純鋼打造的旗桿轟然折斷。

    而這還只是個開始。

    薛安在隨手將方天大戟挽出一個花,接連刺出。

    嘭嘭嘭!

    這幾根旗桿全都應聲折斷。

    聲勢驚人,讓在場眾人全都一臉的駭然。

    安學更是瞠目結舌。

    而薛安此刻微微一笑,一撥韁繩,黑馬直奔安學而來。

    安學悚然一驚,舉起斬馬刀來就想招架。

    可薛安的方天大戟好似泰山一般,勢不可擋的壓了過來。

    安學終于感受到了恐懼,驚叫一聲。

    斬馬刀便咔嚓一聲折為兩段。

    與此同時,大戟下劈。

    安學一閉眼,腦海中一片空白。

    可片刻之后,安學只感受額頭上一股涼風,并無疼痛之感。

    安學緩緩睜開眼睛,就見這柄方天大戟緊挨著自己的額頭,再有一公分,便將自己的額頭擊碎了。

    而薛安持戟在手,卻如淵渟岳峙一般,巋然不動。

    安學愕然了。

    全場眾人更是如被掐住脖子的鴨子一般,張大了嘴巴,呆呆的看著。

    薛安這時候將手中大戟撤下,然后隨手往后一扔。

    這大戟便如同安排好了一樣,直接飛回了遠處。

    哐當一聲。

    砸的兵器架子嗡嗡作響。

    薛安淡淡道:“現在,你可服氣?”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