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撐場面(求訂閱求月票!)
    “薛安啊!”遲未央眨著大眼睛說道。

    衛如嫣深吸一口氣,好平復心中的震動。

    “衛大師莫非認識他?”遲未央又問道。

    衛如嫣搖了搖頭,“不認得!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先回去了!”

    說著衛如嫣起身離開了。

    遲未央和其余幾個豪門千金面面相覷。

    不知道衛如嫣這是怎么了。

    等出了酒店上了車,衛如嫣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衛大師,你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電話那端傳來一個慵懶而柔媚的聲音。

    衛如嫣沉聲道:“薛安來中都了!”

    “來就來……你說誰?”電話那頭的聲音猛然一震。

    “薛安!就是當初跟你去山中采藥,斬蛟龍的那個薛安,也是令萬物復春百花盛開的那個薛安!”

    “他在哪?”電話那端那個聲音急切的問道。

    “在安家!他居然就是安顏的老公!”

    一陣良久的沉默之后,電話那頭說道:“知道了!”

    說罷,電話掛斷。

    衛如嫣抬頭看著前方,心中默默想到。

    薛安來了,這個京都,即將不太平了!

    與此同時。

    中都陳家。

    陳如詩呆坐于床上,心里五味雜陳,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薛安來了。

    當初那個在青芒山上信手斬龍的身影,到現在還時常出現在陳如詩的夢里。

    可沒想到,他居然會是安家之女安顏的老公。

    陳如詩嘆了口氣,起身離開了臥室。

    “如詩,你干什么去?”陳如詩的父親,陳家現任家主陳東問道。

    “我去看看爺爺!”

    說著陳如詩來到了內屋。

    陳如詩的爺爺,陳家真正的掌權者,陳修和正靠在床頭看書。

    見到如詩后,陳修和將書放下,慈祥的一笑。

    “小丫頭,誰惹到你了?怎么不高興?”

    陳修和對自己這個孫女向來極為疼愛,陳如詩稍微有一點的不高興,他都能看出來。

    陳如詩坐在床邊,眼淚忽然掉落下來。

    陳修和一怔,而后兩條已經花白的眉毛揚起,雖然已經年邁,但這一揚眉,還是殺氣凜然!

    “是誰?我現在就派人滅了他!”

    陳如詩搖了搖頭,“爺爺,誰也沒有欺負我,我就是心里難過,哭一下就好了!”

    陳修和點點頭,“好!孫女愿意哭,那就哭吧!一個女孩子,哭鼻子又沒人笑話!”

    陳如詩嗯了一聲,卻破涕為笑了。

    過了會,她才低聲道:“爺爺,喜歡一個人,是不是會很難過啊?”

    陳修和一愣,然后似笑非笑道:“怎么?我的大孫女終于開竅了?追你的男生都要組成一個團了,你看上誰了?”

    “哎呀爺爺!我就是問問!”陳如詩覺得臉上有些發燒。

    陳修和微微嘆了口氣,“是啊!喜歡一個人,確實是喜憂參半的一件事!”

    “那若是對方有家室呢?”陳如詩問道。

    陳修和的眼中閃過一抹凜冽殺氣,旋即笑著說道:“傻丫頭,你怎么這么問呢?莫非……。”

    “沒有!我真的就是問問!”

    陳如詩又說了幾句話,然后起身離開了。

    等她剛走,陳修和起身下了床。

    陳東走了進來,“父親!”

    然后就不敢吭聲了,因為陳修和臉色陰沉的可怕。

    “去查一查如詩身邊所有的男人,如果有家室的人和她聯系,全給我殺了!”陳修和咬著牙說道。

    “是!”陳東趕緊下去了。

    陳修和滿臉殺氣,在屋中來回踱步,居然有人敢打自己孫女的主意,關鍵還是個有家室的。

    這讓陳修和這樣一名出身軍伍的人,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不過他的疑惑并沒有持續很久,就被一個電話解開了。

    電話是林大將打來的。

    林大將和陳修和曾是一個戰壕中的戰友,彼此間的情誼自然最為深厚。

    不然陳如詩也不會將難得的靈藥送給林大將。

    “姓林的,有什么事?”陳修和語氣不善的說道。

    “呦,吃槍藥了么?火氣這么大?”

    “哼!有人居然打如詩的主意!”陳修和冷聲道。

    林大將呵呵一笑,“如詩也不小了,談戀愛不是很正常么?”

    “可對方有家室!”陳修和滿臉殺氣的說道。

    林大將也是一愣,然后沉吟片刻說道:“有件事我想告訴你一下!”

    “哦?何事?”

    “斬蛟龍的那位薛安,來到中都了!”

    “什么?在哪?”陳修和也是一驚。

    當初陳如詩回來后,也沒隱瞞,將事情都告訴了陳修和跟林大將。

    這兩人便對這個薛安印象極其深刻。

    沒想到他居然來中都了!

    “在安家!”

    “安家?”

    “沒錯,四年前,安家那個私奔的女子安顏,便是跟著他走的!”

    說到這,兩個都快成精的人忽然同時一怔,然后異口同聲道:“不會吧!”

    而后又齊齊嘆了口氣。

    “老陳頭,這下有你頭疼的了!自古美女愛英雄,聽說那位薛安長相俊美,本事又高,如詩動心也不奇怪!”

    陳修和則面色極為難看,“你還好意思說?要是如詩出點什么事,我跟你沒完!”

    林大將呵呵一笑,然后肅然道:“老陳頭,過幾日便是安家那個老太婆的壽辰,你去不去?”

    “老子才不去,我看到那個老妖婆的臉我就想吐!”

    “可是我覺得,我們最好還是去一下!”林大將沉聲道。

    陳修和剛想出言譏諷,旋即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你是說……去給薛安撐腰?”

    林大將苦笑一下,“說起來,咱們倆這條命都是因為人家才得救的,去撐撐場面,也算不了什么!”

    “嗯!那就這么說定了,到時候我也去,我倒想看看,這個能將我孫女迷得神魂顛倒之人,到底是什么模樣!”

    安家供奉處。

    安學面色凝重的走了進來。

    幾名老者正坐在那下棋。

    “見過幾位供奉!”安學拱手道。

    幾人抬頭看了看安學,有人笑道:“原來是二爺,怎么?有事么?”

    “敢問幾位,壽辰之日的事,都給你們說好了嗎?”

    “你是指……。”

    安學咬了咬牙,“就是殺人那件事!”

    “三爺說過!”一個老者點了點頭道。

    安學點了點頭,“我來此只是想告訴幾位,到時候請用全力,下死手,不要給他留全尸!”

    幾個老者互相看了看,然后呵呵一笑,“這個不勞二爺費心,區區一個凡人,無非會點三腳貓的功夫,殺他太簡單了!”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