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人間當有三尺流光劍(第二更)
    愛德華驚詫道:“這是在做什么?拍電影嗎?”

    沒有人搭理他。

    因為這些沉默不語的男子,正往餐廳走來。

    雖然隔著玻璃,依然能感受得到那強大的肅殺之氣。

    很多膽小的人已經渾身都在發抖了。

    愛德華強笑道:“呵呵,看起來這些人是來吃飯的?對么?”

    不過他這個笑話,在這個時候顯得那么的不合時宜。

    “請閉嘴!”本橋美佳冷聲道。

    愛德華訕訕的閉上嘴巴,轉頭看向了薛安。

    他想看看這個古怪的華國男子會怎么反應。

    而此刻,薛安慢慢飲盡杯中酒,站起身來沖安顏一笑。

    “等我一下!”

    安顏點點頭。

    兩個小姑娘停下筷子,認真的沖薛安道:“爸爸加油!”

    薛安一笑,“好,加油!”

    愛德華不知道薛安要干什么,正要說話。

    卻見薛安的手摁在櫥窗玻璃上。

    轟。

    玻璃猶如被子彈轟過一樣,立馬龜裂破碎開來。

    風雨狂灌而入,吹得薛安的衣袖獵獵作響。

    而后薛安慢慢走人風雨中,看著這群圍攏過來的男子,淡淡道:“我說過,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為什么你們就是聽不明白呢?”

    領頭的一個男子慢慢抬起頭,斗笠下是一雙冷漠至極,甚至可以說是毫無人性的眼睛。

    “殺!”他嘴里吐出一個字。

    全體男子突然都消失了。

    而此刻,在遠處的一棟高樓之上,遠橋涼介微微一嘆。

    “御水流的水遁功夫果然獨步天下!”

    站在他一旁的一個男子傲然一笑,“無生法忍也不錯,不過我很好奇,這個薛安縱然強橫,但面對我們這么多人,他為什么不跑呢?難道說華國也有愚蠢的武士道精神么?”

    說道武士道精神的時候,這個男子頗為不屑。

    遠橋涼介微微一笑,“這個,應該就是華國所說的有所為有所不為吧,畢竟他還是帶著家人而來的!”

    御水流的掌院伏見一平不屑的撇了撇嘴巴,看著遠處的薛安,心中微微冷笑。

    沒有任何人能在我的手下的伏擊下生還,你也一樣!

    很快,你便將成為死在我御水流手下的第三百名高手。

    伏見一平正在得意。

    薛安站于風雨之中,慢慢邁出了一步。

    可他的腳還在半空之中,在他身邊一側,有一人突然出現,而后一刀刺來。

    這一刀不管是氣機還是速度,都已經到了巔峰。

    可薛安卻連看都沒看一眼,腳輕輕落下。

    轟。

    這個偷襲而來的忍者便如同被大炮轟過一般,直接倒飛出去,擊碎了身后的無數雨簾。

    這一幕,也讓餐廳里的眾人為之一震。

    愛德華目瞪口呆,嘴里喃喃自語,“功夫!天吶,華夏人果然都會功夫!”

    而此刻,肅殺之氣更甚,起碼有二十多柄刀劍自薛安的身旁腳下頭頂刺來,封鎖了薛安所有的去路。

    遠處高樓之上正在觀看的眾人心為之一松。

    青山星野更是得意的瞇起眼睛。

    在他看來,薛安這一下死定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站于風雨黑夜之中的薛安驀地一抬頭。

    雙眸之中滿是熠熠神采,令遠橋涼介等人全都為之一震。

    而后便聽薛安輕聲道:“人間當有三尺流光劍!”

    隨著他的話音落地,一道劍光沖天而起,好似九天蛟龍一般,繞著薛安的身周一轉。

    那些刺來的二十幾柄刀劍同時被攪碎,而這些持劍之人更是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便被劍氣刺穿了咽喉。

    而后薛安好似閑庭信步一般,繼續抬腳往前走。

    每走一步,他身邊左右便會有無數的忍者被這游龍一樣的劍光所斬殺!

    劍氣縱橫之下,無人能敵!

    伏見一平看的亡魂大冒,驚叫道:“劍仙!”

    而遠橋涼介面色陰沉至極,已經沉聲喝道:“無生法忍出動!”

    無生法忍。

    r國忍者中最為神秘強橫的存在。

    這一天,終于現出了蹤影。

    只見十幾道強橫至極的氣息自四面八方飛來,而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薛安。

    可就在這樣的夾擊之下,薛安不悲不喜,神情淡然繼續吟道:“斬盡妖魔誓方休!”

    轟!

    本來一道游龍般的流光劍陡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轉眼間化為了無數劍陣,然后直接將沖來的這些無生法忍全部絞殺。

    至此。

    薛安在風雨之中走出三步。

    所有伏擊他的忍者,全部身亡。

    遠橋涼介和伏見一平轉身就跑。

    青山星野跟藤橋美熙還沒反應過來,可見師父們都跑了,也轉身想跑。

    薛安微微瞇起眼睛,“我說過,我的耐心很有限,那么你們既然還敢來招惹我,那就去死吧!”

    話音落地,劍勢一起,薛安一指前方。

    “去!”

    轟!

    劍勢就如鋼鐵洪流一般,直奔這座高樓而來。

    眾人嚇得亡魂皆冒,紛紛施展遁術想著逃走。

    可這時他們這才發現,遁術居然失靈了。

    青山星野想起那天在薛安那經歷的事,面色慘白無比,“他……他將周圍都封鎖了。”

    而此刻,無數劍光沖到高樓前,從第一層開始,這些劍光就如同蝗蟲一樣,直接將一切都粉碎干凈,只剩下灰撲撲的一切后,再逐層往上。

    很快,這座高樓就好像被人剝去外衣一樣,成為了光禿禿的一個水泥柱。

    而遠橋涼介等人全都被逼迫到了樓頂之上,再無退路。

    薛安一抬腳,這些劍氣直接在他腳下鋪出了一條路,薛安慢步而上,走上天臺。

    看著這些滿臉駭然的人,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請借頭顱一用!”

    “不要!”伏見一平剛要大喊。

    一抹劍光掠過,頭顱沖天而起,死尸栽倒在地。

    遠橋涼介等人看的渾身發涼。

    薛安的目光看向這些人,“現在,該你們了!”

    青山星野是第一個崩潰的,大哭著說道:“薛先生,對不起,都是我的緣故,求您放過我的師妹,我……。”

    薛安伸出一根手指,“我可以放了她,但是一命抵一命!明白?”

    青山星野愣住了,過了片刻突然大吼一聲,掏出一柄小刀自刎而亡。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藤田美熙還沒反應過來,師哥就已經死了。

    薛安微微一嘆,“很好,你現在可以不用死了!”

    而遠橋涼介眼前一亮,沖藤田美熙大吼道:“我是你師父,現在跪下自盡,換我一命!”

    手 機 站: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