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給他兩個小時過來賠罪!(第五更)
    聽到這句話,申俊先是愣了下,然后不禁嗤笑出聲。

    “真是好笑,還跟唐門算筆賬,你知道唐門都是什么人么?連m國本土的黑幫都不敢惹他們,你算老幾?”

    言語中滿是不屑。

    薛安微微一揚眉,淡然的掃了申俊一眼。

    雖然懶得計較,但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那么薛安也不介意滅掉個螻蟻。

    而本想繼續說下去的申俊,被這視線一掃,渾身都僵住了。

    這眼神,簡直太可怕!

    薛安當然知道唐門都是什么人,甚至連申家得罪的這個唐門長老韓鈞,他都很清楚。

    當初的指天老人禹凌,便是m國唐門中人。

    后來被自己一拳轟殺后,這個韓鈞自己不敢報復,卻將消息透露給了嶺南余家。

    這些事薛安都清楚。

    所以他才說,正好有筆賬要跟唐門算一下。

    申康這時候也是滿臉的不敢相信。

    畢竟,薛安不過是個剛從華夏來到m國的人,怎么可能是唐門的對手?

    估計是在吹大氣吧!

    正在申家幾人心中驚疑不定的時候。

    別墅外駛來幾輛黑色的商務車,然后幾名身形魁梧的華人大漢先走了下來。

    有人打開車門,一名身材勻稱,面色陰沉的男子,慢慢走下了車。

    他先是抬頭看了看申家別墅,嘴角浮現出一絲冰冷的笑意,然后便徑直往里走。

    別墅大門被一腳踢開,這群人滿臉傲慢的走了進來。

    見到這群人,申康不禁駭然變色,然后趕緊站起身來。

    “周少,您來了!”

    面對這個男子,申康神態十分恭敬。

    這個男子神情倨傲的點點頭,“申老板,我師父讓我問你,可考慮好了么?如果再不給答復,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申康心中暗暗叫苦,這個周少叫做周霖,乃是唐門的紅花雙棍,同時也是韓鈞的關門弟子,平時行事十分的囂張。

    今天他親自登門,估計這件事不好解決了。

    周霖環顧場中,當看到申楠時,眼前便是一亮,然后淡淡道:“申老板,令千金長得挺漂亮啊!”

    聽到這句話,申康不禁面色大變。

    “周少,我女兒還在上大學呢!”

    周霖森然一笑,“看得出來,不過申老板,如果這次你不能讓我滿意,那么……令千金估計就會出現在某些不可說的地方去陪人喝酒了!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周霖那囂張的語氣,讓申康面色慘白,申楠更是面色驚惶,不知道如何應對了。

    就在這個時候,坐在沙發上的薛安輕笑一聲,“這……就是你們唐門的行事手段么?”

    聽到這句話,周霖霍然轉身,死死盯著薛安,滿臉殺氣的說道:“你是誰?不知道唐門行事,閑雜人等退散么?”

    薛安手指輕敲扶手,淡淡道:“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

    周霖怒極反笑,“很好,你激怒了我,今天,我就撕碎了你!”

    說著,周霖便如猛虎下山一般撲了過去。

    周霖修煉的乃是華夏古武,猛虎十三式!而且水平不錯,一招一式間,便如真正的猛虎一樣,聲勢極為驚人。

    申俊在一旁看著,心中滿是幸災樂禍。

    這下,我看你還怎么裝?

    可這個念頭剛剛閃過。

    就見薛安抬頭,劍眉微揚,輕喝了一聲。

    “滾!”

    這句滾,就好像一記重錘,直接砸在了半空中的周霖胸口之處。

    并直接將其轟飛出去,直到砸碎了一面墻壁,才勉強停住。

    而后周霖一張嘴,一口鮮血便噴了出來。

    這一下,讓申俊和申康等人全都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堂堂的唐門紅花雙棍,居然連一句滾都撐不住?

    而此刻,周霖面色鐵青,看薛安的眼神中則閃過一抹驚恐。

    他比誰都清楚剛剛的恐怖。

    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溫文爾雅的男子,在抬頭的瞬間,就好像化身為一條與世無敵的暴龍,氣勢恐怖至極!

    “你……到底是誰?”周霖的氣焰平息了很多,但還是死死盯著薛安問道。

    薛安淡淡一笑,“回去告訴你師父,指天老人的賬我還沒給他算!而且我給他兩個小時的時間過來賠罪,不然……我滅了你們唐門!”

    周霖面色蒼白,但還是點了點頭道:“好!你等著!”

    說完站起身來,深深看了申康一眼,便倉皇而逃。

    屋中只剩下申家眾人面面相覷。

    而申康的心中更是突然升起了一絲希望。

    難道……他真的能救我們申家?

    申楠則長出了一口氣,認為事情肯定解決了!

    因為她對薛安,有一種難以解釋的信任。

    她甚至覺得,天底下就沒有什么事是能難倒這個男人的。

    申俊此刻偷偷跑到申康身旁,低聲道:“表舅,這個家伙居然把唐門的紅花雙棍都給得罪了,我們還是早做打算吧,否則可能也會受牽連啊!”

    申康被說的又有些猶豫起來。

    申楠則怒聲道:“申俊,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此搗亂,你到底什么居心?我們申家倒了,對你有好處么?”

    申俊被罵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訕訕退到了角落中,心中暗自冷笑。

    居然讓唐門長老親自登門賠罪,這個家伙,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

    半個小時。

    一個小時……。

    一個半小時……。

    外面一直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

    申康的面色越發蒼白。

    而申俊則越發的得意,心想我看你一會怎么圓場?

    只有薛安,面色淡然的坐在那,似乎一點也不著急!

    又過了二十幾分鐘,距離兩個小時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了,申康實在按捺不住了,正要開口說話。

    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陣喧嘩。

    申俊蹭一下竄到了窗前。

    就見外面駛來了幾十輛黑色商務車,從上面下來了很多唐門子弟。

    而在中間的一輛老爺車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下了車。

    申康此刻也來到窗前,一見到這個老者,不禁面色蒼白。

    “是唐門長老韓鈞!”

    這等聲勢,也讓屋里眾人為之色變!

    而后就見這位唐門長老一馬當先,走進了申家。

    申康站在墻邊,心里滿是驚懼,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去賠罪。

    可韓鈞目不斜視,徑直來到了薛安身前,站住了身形。

    申俊心中暗喜,認為薛安要倒霉了。

    可就在這時,只見韓鈞深深的彎下腰來,畢恭畢敬的說道:“見過……薛先生!”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