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三百零九章 劍奴?越來越有趣了!(第二更)
    陸尋雪聞言臉色就是一變,“報仇?”

    然后打量了薛安片刻,眼中閃過一抹冷然和不屑。

    “如煙師妹,我知你身負血海深仇,但切不可被仇恨蒙蔽了雙眼,隨意去相信別人,畢竟……有些人是何居心還不可知呢!”

    陸尋雪的話很難聽。

    竺如煙面色一白,就要說什么。

    薛安擺了擺手,示意竺如煙不要說話,然后沖著陸尋雪淡淡一笑。

    “聽你的意思,是說我居心叵測了?”

    “這個我可沒說,我只是提醒一下師妹多加小心而已!”陸尋雪冷聲說罷,轉身回屋了。

    “大人,我師姐并不知道您的修為和事跡,她也是擔心我被騙,您千萬不要和她一般見識。”竺如煙生怕薛安在因此而生氣,趕緊過來說道。

    薛安一笑,他當然犯不上和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女子慪氣。

    “你這個師姐,對你倒是很關心啊!”薛安淡淡的說道。

    竺如煙苦笑了一下。

    她跟陸尋雪當初曾一起跟隨一位醫道高手學過幾年的醫術,后來竺如煙家中便出了事,然后離開了昆侖城。

    陸尋雪則在此開了一間小醫館。

    兩人當初的關系確實不錯,這次回來,陸尋雪對自己也是一如既往的熱情,可對薛安,就好像沒有那么友好了。

    接下來的幾日,薛安便住在了濟世堂。

    陸尋雪對其永遠一副冷冰冰的模樣,連看他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個招搖撞騙的大騙子。

    對此,竺如煙幾次道歉,薛安只是一笑置之。

    而隨著試煉的臨近,整個昆侖主城逐漸變得熱鬧起來。

    天空之上不時會有道道流光飛過,顯然都是趕來參加試煉的各處高手。

    每當此時,很多人都會一臉向往的看著天上,眼神中充滿憧憬。

    對于昆侖境中的普通人而言,這些在天上飛來飛去的仙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若是能拜入一個修仙門派之中,那更是一步登天的事。

    所以每當試煉大會開始的時候,便是昆侖城最熱鬧的日子。

    這次也不例外。

    等到了這一天。

    陸尋雪也早早的起了床,梳洗打扮之后對竺如煙說:“師妹,今日是試煉盛會,我們一起去看看熱鬧吧!”

    竺如煙笑著說道:“這個自然是要去的!因為我們大人也要參加這次的試煉大會。”

    聽到這話,陸尋雪微微一怔,然后滿臉不屑的看了遠處的薛安一眼。

    “師妹,此人夸夸其談,你可得多加提防!這試煉大會都是整個昆侖境中的當世高手參加,甚至還有很多名門大派的天驕真傳,他算什么?”

    竺如煙有些急了,“師姐,薛大人可是極為厲害的,你怎能如此說……。”

    陸尋雪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下去。

    在她眼中,這個薛安就算有點本事,也不可能有資格去參加試煉大會。

    估計是胡吹一氣吧。

    等到了那,我看你還怎么裝下去!陸尋雪心中想到。

    昆侖城中的試煉自然不同一般,乃是在城中間的仙宮廣場之上舉行。

    當陸尋雪等人到了此處之時,這里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不時的,從半空中還會落下幾位氣勢驚人的修者,引得圍觀的人群發出陣陣驚呼。

    “看,那個和尚居然是坐在鷹上面飛來的!”

    “那是西域阿含宮的彌生大師!真是圣僧啊!”

    “還有千雪門,霸王門以及夜魔宮的人都來了!”

    “今年的試煉簡直盛況空前啊!”

    這些議論聲中,陸尋雪轉頭看向一旁默然不語的薛安,嘴角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意。

    到了這里,便一言不發了么?看來果然是在夸夸其談啊!

    而此刻,這些天驕真傳們落于場中后,也在閑談。

    “聽聞這次帝子大人將會親自出手,這次的試煉看來我們都沒有希望奪第一了!”說話的乃是霸王門的苗皓焰,也是一位真傳弟子。

    “呵呵,這可不一定,因為此次出站的,還有御劍山莊的飛白!”千雪門的程蘆笙淡淡道。

    飛白!

    提到這個名字,很多人的神色全都為之一緊。

    因為這個人,曾經是所有真傳天驕們的噩夢!

    一柄飛白劍,曾經擊敗了無數人。

    “提那個妖孽干什么?只要這次能取得一個好名次,便足夠了!”苗皓焰訕笑道。

    正說著時,擁擠的人群忽然分開了一條路。

    只見一人正一瘸一拐的緩緩走來,面容瘦削蒼白,只有一雙眼睛,猶如野獸一般。

    見到這個人,這些真傳天驕們集體噤聲了。

    因為來的,便是剛才他們所說的妖孽,飛白!

    月華劍尊此刻在遠處的高臺之上,微笑著看著下面的場景。

    “此次,昆侖仙境所有年輕一輩的高手,基本全都來了啊!”

    不同于他的氣定神閑,其他幾個門派的人,全都有些心浮氣躁。

    比如千雪仙子,現在就滿臉陰沉。

    仙宮帝子出手還不說。

    御劍山莊居然連飛白這樣的絕世妖孽都派了出來。

    而且還有很多隱世仙門這次都出現了。

    這下千雪門估計很難獲得一個好的名次了。

    而下面的飛白,此刻已經走到了場中,沒人敢離著他近了,全都躲得遠遠的。

    飛白也不理會這些人,一雙眼睛環視全場,然后微微一皺眉。

    “他沒來?”

    程蘆笙搖曳身姿,巧笑倩兮的說道:“飛白大人在說誰呢?”

    “那個劍斬薊州城的劍修呢?”

    這句話讓這些真傳天驕們也是面面相覷。

    “呵呵,估計都是以訛傳訛的流言而已,那薊州城雖然是一處主城,但地處偏僻,哪里會有什么絕世劍修?”苗皓焰不屑的說道。

    這話讓眾人紛紛點頭。

    畢竟往年的試煉,很少會有來自薊州的人出現,就算有,成績一般也都是墊底的。

    正在這時,在人群之中的薛安看著遠處的飛白,嘴角浮現出一絲淡然的笑意。

    “居然還有以身侍劍的劍奴,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陸尋雪沒聽清薛安在說什么,但還是一皺眉,冷冷道:“你在別的地方吹牛可以,但在這里,我奉勸你還是老實一些,畢竟那些可都是仙人,若是言語間得罪了他們,可沒有你的好果子吃!”

    話說的很不客氣,薛安聽了微微一揚眉,淡淡道:“你應該慶幸,慶幸你是竺如煙的師姐!”

    說罷,薛安起身便往內場走去。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