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五百零六章 人和妖在一起才是真愛(第四更)
    這位吳公子滿臉的哀怨,“三公主,您是妖,壽元漫長!我不過百年之身,要不您就看在我對您如此愛慕上,陪我度過這百年如何?”

    此語一出,下面的人群一陣嘩然。

    “不要臉!”

    “簡直就是無恥!”

    “居然讓人家浪費自己的大好青春來陪他,他臉怎么那么大呢?”

    其中最為憤怒的還是沈郎君,只見他振臂高呼。

    “姓吳的,你簡直就是狼子野心,有本事靠真感情來打動三公主啊!裝可憐算什么本事?”

    看得出來。

    這位沈郎君和吳公子應該是情敵。

    吳公子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然后繼續用熱烈的目光看著三公主。

    “這個……也不是不可以!”三公主沉吟了半晌說道。

    這位吳公子大喜過望。

    “三公主,只要您同意便好,擇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們今天就入洞房吧!”

    言語中的急切昭然若揭。

    沈郎君呆呆的看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公主居然同意了?

    不!

    這怎么可以!

    要早知道裝可憐博同情這招有用,我自己早就用了啊!

    沈郎君心里正在糾結后悔。

    就見城墻上的三公主輕嘆了一聲,“但你得等我長大了再嫁給你!因為我母親說了,現在我的年歲還小,嫁人的話屬于早婚。”

    吳公子的笑容僵住了,然后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得多長時間啊?”

    “嗯……也沒多久,最多也就七八十年,快的話五十年就足夠了!”

    人群爆發出一陣轟笑,知道三公主是在故意戲耍這個吳公子。

    沈郎君也不禁長出了一口氣,歡呼雀躍的說道:“三公主干的漂亮!”

    他興奮的有些過頭了,一轉臉看到薛安正好站在一旁,不禁激動的搭在薛安的肩頭。

    “兄臺,看到了么?這三公主可是我沈郎君未來的夫人,怎么樣,聰明吧!”

    薛安轉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沈郎君就覺得渾身一僵,搭在薛安肩頭的手不禁灰溜溜的撤了回來。

    “你是人,她是妖,人和妖能在一起么?”薛安淡淡的說道。

    沈郎君用看古董一樣的眼神看著薛安,“兄臺,您帶著兩個貌美如花的女妖精,現在居然問我人和妖能不能在一起?你也太古板了吧!”

    “在現在的城中,就連最迂腐的老夫子也得承認,娶一房女妖精才是最有面子的事!”

    “你難道不知道在去年的時候,一位求學的士子住在城中一座破廟之中,夜深人靜之時有一位嬌艷女妖登門,然后成就了一番才子和女妖的風流佳話,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人,現在那破廟都已經成才子客棧了!”

    “這年頭,人和人在一起不稀奇,人和妖在一起才是真愛啊!”沈郎君長篇大論,最后又做了一個精辟的總結。

    薛安簡直哭笑不得。

    這決鼻城中的人絕壁都不正常。

    不然怎么能說出這么多亂七八糟的大道理?

    正在這時,就見城墻上的吳公子惱羞成怒,突然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黃色的符篆。

    “小娘們,你今天從也從,不從也得從!”

    說著便直接扔了過去。

    符篆迎風便長,瞬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黃色布袋,直奔三公主而來。

    人群發出了一陣驚呼。

    “是鎮妖符!”

    沈郎君也看到了這一幕,嚇得大叫了一聲,就想沖上去救下三公主。

    但他的速度怎么可能比符篆快?

    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符篆朝著一臉茫然的三公主砸去。

    小沙怒吼一聲,“無恥之徒!”

    說著,便已經沖到城墻之上,直接擋在了三公主面前。

    轟。

    鎮妖符結結實實砸在了小沙的身上。

    很多人一閉眼,心里不禁感嘆。

    完了!

    這個女妖肯定好不了,估計得被這符篆所鎮,然后成為這個姓吳的玩物。

    可就在這時候,只聽小沙囂張的笑道:“就這么點威力么?那現在該我了!”

    說著就直接撲了過去。

    一拳轟出,正砸在這吳公子的面門之上。

    吳公子慘叫一聲,被生生從城墻上轟了下去。

    很多人都傻傻的看著這一幕。

    有幾只兔子精更是連嘴里正在咀嚼的青草都忘記了,張著大嘴看著。

    “這女妖是誰啊?怎么這么厲害?”

    “看不出來,但連鎮妖符都沒打動這個女妖,莫非是哪位妖帥的手下?”

    人和妖正在議論。

    小沙就要沖下城墻結果了那吳公子的性命。

    可那三公主卻攔住了小沙的去路,兩眼放光的看著她。

    “姐姐,你好厲害!”

    “那是!”小沙得意的一笑,可被這么一耽擱,那吳公子已經鉆入人群,消失不見了。

    “讓他跑了吧!”小沙有些懊惱。

    三公主微微一笑,“跑了就跑了吧!他好歹也曾追過我,我雖不喜他,可也不忍見其死!”

    “喂,有沒有搞錯,可是他先動手對付你的啊!”

    “那也是一樣!娘親說過了,得饒人處且饒人么!”

    小沙翻了個白眼。

    作為從小在叢林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她來說,從來不相信什么得饒人處且饒人。

    “隨便,反正是你的事!告辭!”小沙就想走。

    “姐姐莫走,您救了我,乃是我的大恩人,我自然要好好謝謝您!請隨我進府一敘好么?”

    小沙十分不耐煩,但她看到了人群中的薛安沖她在微微點頭。

    她明白,薛安是在讓她點頭,便只好同意了。

    “好吧!”

    等人群散去,薛安跟著小沙要進城主府的時候。

    那沈郎君突然一把拉住了他,“兄臺,您可否通融一下,將我也帶進去呢?”

    “你也要進去?”

    “是啊!我對三公主一直愛慕非常,卻苦無機會接近,兄臺能否幫幫我呢?”這沈郎君摘下腰間的玉佩就要塞給薛安。

    薛安微微一笑,“算了吧,這東西你還是自己留著吧,不然就以你的性格,要沒了這玩意,估計早就被打死了!”

    沈郎君一震,“您……您居然識的此物?”

    薛安淡淡一笑,轉身往城主府走去。

    沈郎君有些沮喪的站在原地等著。

    這時薛安的聲音傳來,“你不是要跟著一起進去么?”

    沈郎君臉上漸漸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趕忙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