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紀少,你老婆超甜的 > 正文 第345章 放不下前任
    紀澤揚這一刻是頓了頓,久久地無從開口。

    肖清清也很著急,更是試圖跟肖文浩撒嬌,盼望著他能通融,“爸,你不是說看中的是紀澤揚的才能和本事嗎……你就讓他在公司為我們肖家效勞吧。”

    肖文浩寵溺的刮了刮肖清清的鼻梁,眼神里的確是滿滿的對肖清清的疼寵。

    “是這樣沒錯……但是,他讓我的寶貝女兒傷心失望,我可不能就這么饒過他。”肖文浩跟女兒說話的時候,言辭和聲音里充斥著濃濃的甜意。

    “爸爸。”肖清清可是相當的著急。

    “別撒嬌啊,這一次撒嬌也沒用。”肖文浩故意的說著。

    紀澤揚這時似乎也有了答案,即刻說,“我愿意在未來一年的時間里,讓肖家企業的盈利額翻倍,這將是作為我留下來,留在肖家公司的條件。”

    聽聞,肖文浩沒有及時的回復。

    反倒是肖清清大為的驚呼,“紀澤揚,你瘋了……”

    他是不是不了解他們肖家的情況,所以在信口雌黃啊。

    即刻,肖清清是在他耳畔提醒著,“喂,你是不是海口夸大了啊,你可能不了解肖家的情況,別說是一年的時間里,在肖氏企業這么多年里,最高的盈利額度增大是百分之四十,你這個翻倍,太難太難了,基本不可能達成。”

    其實,肖清清并不是商界里懂商懂生意的人,但是卻很清楚在經濟環境比較嚴峻的情況下,想要翻倍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所以,肖清清是及時的在提醒著紀澤揚。

    但是,紀澤揚卻好像是胸有成竹的,甚至也是努力在為自己做出最后的爭取,“那是之前,在我之后,我會讓它翻倍,請肖先生相信我。”

    紀澤揚投向肖文浩的眼神里有著誠摯的懇求,也有著篤定的信心。

    肖文浩慢條斯理的神色,始終沒有給予即刻的回答,恍若是在努力的思索著什么。

    可是,肖清清的母親高婉卻是對紀澤揚有著至深的成見了,“笑話,你算什么東西呢,你以為我們肖家缺錢用么,翻倍又怎樣,對我們而言,只不過是銀行賬戶上數字的累加而已,意義不大的。”

    “媽媽,你就讓我爸爸和他談談好嗎,不要在這里瞎摻和。”

    肖清清當真是著急的,似乎是絲毫沒想到她媽媽竟然會如此“屹立不動”的在這里阻撓著他們。

    但是,肖文浩不管她們母女在說什么,他似乎是有他的想法,“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但是,我只給你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內,盈利額翻倍,我看好你,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甚至,這對你而言,只不過是小菜一碟。”

    肖文浩果然是對紀澤揚的能力是看好的。

    聽聞,紀澤揚面容上卻是出現了一絲絲的苦澀,“肖先生,您太看得起我了,半年……我恐怕……”

    畢竟,任何事情都需要一個過程,需要一點時間的。

    半年的時間,盈利額提升這么多,當真是有其難度。

    可是,肖文浩卻是阻撓了,“你先別拒絕,難道你對自己沒信心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在紀氏的時候,翻三倍,翻四倍的盈利額對你來說都是綽綽有余的,怎么這個時候就沒底氣了。”

    紀澤揚聽了,急忙的否認,“不是……”

    “既然不是,就給自己一個機會吧,當然,我也希望你能給我女兒清清一個機會。”

    肖文浩的態度和舉止間雖有些許的霸氣,但卻不失是個好爸爸,也是很寬容大度的人。

    只是,紀澤揚有些不解,“肖先生,您的意思是……請您直說。”

    “我雖然很清楚感情的事情是很難勉強的,就算勉強得到了,但很可能是不幸福的,可是,我還是希望你和清清相處一段時間,若是彼此可以的話,我到時候同意你們結婚,若是你還覺得放不下前任的話,我肖文浩也絕對不勉強你。”

    肖文浩這番言語里充滿了他自有的風度,甚至,肖文浩投擲在紀澤揚身上的眼神也是認真,分明就不是在說謊。

    肖清清心下是澎湃的躍動,難以置信她父親竟然是如此通情達理自之人,甚至也可以想象到因為肖文浩的“不勉強”,紀澤揚肯定會答應的。

    可是,高婉卻是火冒三丈了,“你說什么,肖文浩,你給我把話說清楚點,你為什么這樣對他……你說,你為什么……是不是因為……”

    高婉剛是要憤憤然的開口,但此時卻是被肖文浩一記萬般凌厲狠絕的神色給打斷了,“你出去。”

    “肖文浩,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

    “出去。”肖文浩不由分說的呵斥,分貝揚高了,犀利鋒銳的雙眸里對著高婉有著十足十的敵意和怒意。

    肖清清是在此時急忙的上前攙扶著高婉,“媽,男人談公事,我們在這里不合適,我們出去吧,我給你網購皮草去,走,我給你看中了一件。”

    肖清清是動作親昵的摟著母親高婉的胳膊離開。

    高婉卻心下是不痛快到了極點,“少來收買我,一件皮草就能收買我啊,我耳根子很硬的,你別來糊弄我。”

    “媽,我是不是你親生的呀,怎么親生的還這么不愛我呀。”肖清清就是撒嬌黏人的纏著高婉,強行的將她拖拽離開了肖文浩的辦公室。

    肖清清的確就是哄人有一套,“既然一件收買不了,我給你買兩件,或者隨便你要多少件都可以,總行了吧。”

    這話說得高婉是一臉幸福洋溢了,“臭丫頭,沒其他本事,就一張嘴甜,但嘴再甜,紀澤揚這個家伙,你怎么就撩不動啊。”

    肖清清岑汗淋漓的,滿臉尷尬。

    “買三件,買三件可以了吧。”肖清清岔開話題,否則,她媽對這個問題一定會沒完沒了。

    “去去去,買多少件,不都是我和你爸爸的錢,真是,你上哪賺了一分錢啊。”高婉嘴上調侃著,臉上還是有不少喜悅漾起的。

    肖文浩的耳畔聽著她們的話語,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女人啊,就是比較麻煩的。”

    可他說著麻煩,但神情始終洋溢了喜悅,隨即再次的詢問紀澤揚,“怎樣,答應我的條件嗎?”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