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九天劍主 > 正文 第兩千三百九十六章 折返
    四人都被白夜的話給驚呆了。

    但白夜打一開始就是這樣的心思。

    他平靜的注視著四人,眼底深處已有殺意掠過。

    如果這四人不夠誠心,或是有稍許的猶豫,他會毫不客氣的殺掉這四人。

    畢竟到了這一步,白夜是不可能心慈手軟,否則死的只會是他。

    而對于四人而言,白夜的言語到底還是太具沖擊力了。

    這根本就是要跟暗王朝對著干嘛!

    這個人瘋了?

    他們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

    “大...大人...背叛暗王朝?您沒開玩笑吧?那可是暗王朝啊!要是他們知道我們背叛了他們,無論我們逃到天涯海角,我們都只有死路一條啊。”一名魂者哆哆嗦嗦的說道。

    這些魂者之所以戰敗了還回去,就是因為他們知道逃了是沒用的。

    沒人能跟暗王朝作對!

    “可現在暗王朝的人都以為咱們死了,這哪叫背叛?”白夜反問。

    四人呼吸一顫。

    是啊...他們摘掉了手鏈,或許...暗王朝的人以為他們已經死在了這里,又有誰會想到,他們不僅沒死,還干掉了棺木,拿到了珠子?

    四人猶豫了起來。

    而在這時,最左邊的一名魂者抬起頭,凝重的望著白夜,沉聲問道:“大人...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們不該問。”

    “但我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那人咬著牙,堅持道:“如果把珠子還回去,我們本可相安無事,但大人并不打算這么做,還是要我們與暗王朝為敵,要知道,跟暗王朝作對的人基本都已經死盡了,為什么不好好活著,卻要找死?”

    “可暗王朝給過你們活路嗎?”白夜一把揪起那個人,冷冷說道:“給你們活路的人,是我!不是他暗王朝!”

    那人瞪大眼睛,瞬間啞口。

    白夜搖了搖頭,松開了手,淡淡說道:“罷了,既然你們都沒這個膽,那你們就走吧,隱姓埋名,或許暗王朝也不會發現你們,你們可以茍且偷生的過一輩子,至于我,便是要去找暗王朝復仇!”

    “復...仇?”

    “不錯,暗王朝把我們當豬狗,甚至豬狗都不如,對我們隨意宰殺,尤其是那東鶯,我們的命,可有誰在乎過?既然他們如此對我,我為什么不能去討要公道?所以我要回暗王朝,至少,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白夜義正言辭道。

    四人心臟猛地一跳,或困惑或迷茫的望著白夜。

    “說的不錯!”

    這時,一名身材魁梧的魂者一咬牙,猛然站了起來,憤怒道:“暗王朝人把我等當做畜生,我們何必要忍這一口氣?想想我們的兄弟姐妹們!這次事件本就不是我們的錯,但暗王朝卻把所有罪過全部安在我們的頭上,東鶯屠完我等,紅衣又來利用我等,我們的命,根本沒人在乎過,既然如此,我們自己又何必在乎?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口氣!憑什么?你們說憑什么?”

    那魂者情緒激動,顯然是被白夜說到心坎兒上了,接連質問其余三人。

    其余三人面面相覷,最終也全部咬牙,猛地站了起來。

    白夜暗暗松了口氣。

    他知道,他會成功。

    因為這四個人都是有心氣的人。

    否則他們早就跟其他人一樣自殺了,而不是留在最后決定進入到這里試一試。

    他們不甘心于平庸,不甘心于命運被人掌控!至少,他們也該給自己爭取一個公道。

    “既然大人不愿意將珠子交出去,那我們便聽從大人的吧,反正我們也是爛命一條,無所謂了。”一人露出苦澀的笑容道。

    “大人,你說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我們現在都聽你的!”

    “任憑差遣!”

    眾人紛紛表態,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堅定的神色。

    白夜注視著四人的眼神,旋而重重的點了點頭,開口道:“放心,我會保你們周全,讓你們安然無恙!”

    “大人,我們相信你!”

    四人齊道。

    以白夜的實力,要殺他們簡直不要太簡單,連白夜這樣強大的人都敢豁出去,他們還怕什么?

    “這里應該也是里圣州的某處地方,紅衣只是在這里構建了一個空間門,我們走吧。”

    白夜掃了眼四周,開口道。

    “去哪?”

    “暗王朝!”

    “現在?大人,我們現在去暗王朝,不是羊入虎口嗎?我們現在可都是一群死人啊!”

    “所以這就是你們該考慮的問題了。”

    白夜伸出手,將頭盔摘下,露出一張極為陌生的臉。

    他淡淡注視著四人,開口道:“實際上我本就不是暗王朝人!”

    四人當場呆住了。

    ......

    ......

    昏暗的宮殿內,東鶯正端坐在椅子上,閉著雙眼,輕輕的吸著空氣中彌漫著的血腥味兒。

    宮殿里的幾尊機關人正如野狗一般,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吞吃著那些被殺死的魂者。

    它們大快朵頤的模樣,直看得人不寒而栗,但東鶯似乎極為享受這些。

    “還有人嗎?”

    紅衣面色平靜的走了進來。

    “什么人?”東鶯笑著問。

    “犯人。”

    “沒了,能殺的我都殺干凈了,不能殺的,你也動不了。”東鶯聳聳肩道。

    紅衣沒吭聲,視線落在了那幾尊機關人的身上。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這些寶貝是不可能借給你的!呵,你想用它們去取那個眼珠?異想天開,要是它們能取來,又何必等到你動手?我不自己去取了。”東鶯輕笑道。

    紅衣安靜的注視著東鶯,沒有吭聲。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她才開了口:“黑河出了事,現在前線的戰局要緩下來,我取這眼珠,是為了復活那位,替我暗王朝拿下戰局,你今日屠戮了這些人,嚴格來講是延緩了我獲取眼珠的時間,延緩了整個戰機,你是罪人。”

    “但沒人定我的罪!”東鶯聳聳肩道。

    “是的,我也不會定,但...這筆賬我會記下的。”

    紅衣轉過了身,輕盈說道,人便朝外頭走去。

    “那我等你!”

    東鶯笑道,那看向紅衣的眼盡是猙獰。

    而此時,暗王朝的大門處,又有五人靠了過來...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