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七卷 第三千八百九十二章 李巧蓮要走
    玄文濤和劉氏帶著玄妙兒和花繼業跟著玄老爺子道了別,就離開了玄家老宅。

    玄文誠他們也都開始收拾院子了,當然一個看一個不順眼,并且今個花的錢,真的讓她們肉疼了。

    玄文信和王氏還對此算是放心,因為姜翠芽沒事。

    可是王氏的心還是有些慌,最近看著李巧蓮自己害怕,感覺李巧蓮那個神態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樣子,這個感覺讓自己心里不踏實了。

    她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所以把玄文信叫到了房山子沒人地方,小聲問:“你覺得巧蓮有什么不對沒?”

    玄文信是男人本就粗心,自然是沒注意這些:“沒有啊,這巧蓮跟三郎生氣,有點脾氣正常,畢竟說起來這事是三郎有愧,要是普通的納妾也就算了,那肚子都那么大了,直接帶回來,還要讓巧蓮讓地方,人家鬧鬧正常,咱們現在不就是為了孫子么?忍忍,等姜翠芽生了兒子再說。”

    王氏想想也是:“嗯,那我就還是哄著點巧蓮,說起來,這巧蓮才是咱們家的財神,以后指望著巧蓮呢,三郎這個傻小子,讓姜翠芽拿捏得死死的,這個姜翠芽真的不是個什么好玩意。”

    “那不得指望她生孫子么?”玄文信說完又問王氏:“要不然咱們把想法告訴巧蓮,她不就也安心了?”

    王氏想了想:“也行,這樣的話巧蓮就能對咱們好,到時候咱們還是跟著借光。”

    玄文信的臉上帶著笑容,好像他很快就能得到什么便宜似的:“對對對,說了之后,巧蓮保證是要跟她大姑說的,到時候哪邊高興,保證咱們有好處。”

    “可是這沒分家呢,要是給咱們什么好處的話,那不是便宜了別人?”

    “這倒是,那怎么辦?要不跟巧蓮說,這事不能張揚,讓她保密?”

    “難,她天天去鎮上,去看孩子,跟他大姑保證要說的。”

    “得了,咱們瞎操心啥,她大姑也不傻,還能什么都便宜外人,說起來,咱們跟巧蓮才是一家人,她大姑不傻,這事不提他們也知道。”

    “也是,那玩晚上把巧蓮叫出來偷著說說?”

    “行,好像過來了人了。”

    “我先進屋了。”王氏說著趕緊順著墻邊拐過來,奔著玄安本那屋去了。

    玄文信也往院子里走了,這兩人雖然不是去一個地方,但是都是偷奸打滑不想干活的。

    當然這時候玄安本在房間里還是安慰著姜翠芽,姜翠芽今個真的是驚嚇過度了,這時候有點累了,躺著炕上瞇著睡著了。

    李巧蓮閑著,找了李秀蘭給她拿的棉布,給瑤瑤做衣服,孩子這陣長得快,并且是個小姑娘,大家也是愿意給孩子穿得漂亮。

    玄安本看著李巧蓮從柜子里拿出來的布料,一看就都是好東西,不過再看李巧蓮拿著瑤瑤的衣服比量,自然是知道要給瑤瑤做衣服了。

    他對著李巧蓮道:“巧蓮,瑤瑤的衣服夠多了,并且大姑不是也不少給她做么,你這就都給兒子做吧。”

    “兒子?哪有兒子?”李巧蓮沒想到玄安本對閨女這么冷漠,本以為他雖然不喜歡女孩,但是瑤瑤是他的第一個孩子,怎么也會在心里有位置的,聽著他的話,李巧蓮確實是沒想好好的跟玄安本說什么。

    玄安本倒是一點沒有覺得愧疚的道:“我知道你不愿意承認翠芽和我們的兒子,但是你自己不是沒生兒子么?就讓你給孩子做件衣服怎么了?”

    李巧蓮看著玄安本問:“憑什么?”

    “你說憑什么?兒子生了你不是嫡母么?做幾件衣服不應該?”玄安本說的是滿臉的道理。

    李巧蓮笑了:“我的這些料子都是我娘家人拿來指明了給瑤瑤做衣服的,如果要是你們出錢的買的,那我沒意見。”

    這話說的玄安本一下子就啞口無言了:“李巧蓮,你娘家有本事不假,但是你嫁給我了,你就是這個家的人,他們給你的,就是這個家的,你分的這么清楚,你不想過了?”

    說實話,現在的李巧蓮真的有點死心了,自己這段時間也就是來讓自己死心的,現在看著玄安本,她覺得或許離開也沒什么不好。

    “我確實不想過了,要不咱們和離吧,我也把位置讓了,你們相親相愛的多好?”李巧蓮也是看著這個家心累了,本來她是想要等姜翠芽生了孩子,看看玄安本還能多無情。

    可是到現在她發現,不用等了,因為自己忽然的就想放手了,自己之前不過就是想要一個徹底讓自己放手的理由,之前總是帶著點幻想,總是覺得玄安本還能記得自己的一點好,還能想起他們的女兒,可是此時的玄安本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仇人。

    李巧蓮忽然的覺得,這個男人似乎也不是自己曾經認為的那么好,還有他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一時的糊涂,自己沒必要給自己留那么一線的希望了,因為最后那一線希望也破滅的時候,自己會更難受,既然都知道了,那就不強求了,離開也許更好吧。

    所以她此時很是冷靜,可能是本來心里已經涼透了,之前也只是為了讓自己的離開更沒有什么后悔,所以這時候的她,并沒有什么難過的感覺了。

    王氏正好進屋,聽見這句話差點蹦起來:“巧蓮,你說什么呢?我不同意你離開,這好好的日子,不能不過了。”

    玄安本也沒想到這時候李巧蓮會說離開,因為本來以為李巧蓮剛回來時候,是奔著要不過了的心思來的,可是那時候她沒走,玄安本就以為李巧蓮是離不開他,所以越發的說話難聽,也越發更不在意她。

    此時聽見李巧蓮說要和離的時候,玄安本心里倒是有點不甘心了:“李巧蓮,我就是納個妾,你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

    不等李巧蓮說話呢,王氏對著玄安本就是一個耳光:“閉嘴,巧蓮才是你的妻子,你這么說話多傷她,趕緊道歉。”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