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藍白社 > 正文卷 第九百一十八章 絕美雕像
    “原來如此,我就說他怕什么收容物,他已知我們所有收容物的收容措施了。”

    現在藍白社所有收容物的收容措施,天啟者都知道了。

    因為一個能監控大家,而不需要任何探測器的文明,藍白社所謂的機密,對他而言就跟不設防一樣。

    如此,一些太強的,歐米伽級的他怕也就罷了,被收容地服服帖帖的阿爾法、貝塔級收容物,他有何好怕的?

    就是因為,整個文明,其實都可以視為一個人。

    只要有某個收容物,是以意識整體為判定的話,就能瞬間感染全部的智械。

    亞當斯說道:“所以他只能用高能武器,遠程轟炸,而不敢派一兵一卒。”

    “我們只要將眾生皆懼,感染他哪怕一個小智械,整個天啟文明就會被植入一項終極恐懼!”

    “除此以外,還有絕美雕像、罪惡感文書、狂熱信仰圖騰、‘我與鐵不死不休’、記憶攪拌機、狂躁者相片、‘畫中背影’、神圣的廢話、隨機抽屜、邪神沖擊……”

    “但有一點要注意,那就是天啟者的人格分裂能力。”

    “也就是說,金蘋果的神性激發,對他是無用的,宅神的睡眠、夢魔的心靈折磨也對他無效。”

    對于天啟者,要說所有心靈扭曲型收容物都是天克他,則不盡然。

    畢竟就連人類,都有辦法應對一些心靈扭曲,那就是主動性多重人格。

    亞當斯,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這類可以被人格分裂所隔絕的心靈扭曲,最典型的就是金蘋果。

    當初的三代刺客,就是這樣能在金蘋果的控制下,還幫助墨窮,當然,也抗拒的有限,處于口嫌體正直的狀態。

    作為一個能自己腐化娛樂自己玩的天啟者,可以同時模擬億萬種思維模式,金蘋果對他是沒有一丁點用的。

    “用眾生皆懼!這是最無解的!”大衛說道,一邊說似乎心里還不小心回想到了什么,打了個冷顫,眼神中流露出恐懼。

    要說無解,這確實是最無解的一個。

    用什么方法都沒用,無論是失憶還是對抗,都無法避免絕對恐懼一件事物,并強制逃跑。

    大衛免疫了所有心靈扭曲,唯獨敗給了眾生皆懼。

    “雖然無解,但最好的不是這個,而是絕美雕像。”墨窮說道。

    絕美雕像,一件早在墨窮還是限制者時,就接觸過的一件收容物。

    一座任何人見了都覺得乃是超出人類藝術頂點的作品,藝術感妙到無法言喻,是任何挑剔的人都無法違心說它不夠藝術的偉大作品,其適用于一切審美,所有欣賞過它的人,都不可避免地留戀,且隔離后會內心無比渴望再欣賞到它。

    這件藝術品足以讓沉迷者愿意為了得到它而作出一切,并且沉迷者絕不可能愿意毀壞它!

    “眾生皆懼雖然無解,但恐懼又能如何?恐懼并不會讓天啟者就不攻打地球了。他們本就不敢靠近地球,地球上無論有什么讓他恐懼的事物,也只會引來無數類似剛才死光的毀滅性打擊!”

    “相反,絕美雕像,會讓沉迷者無法去傷害它。只要絕美雕像在地球,天啟者就無法使用毀滅性打擊、戰略性打擊、鋪天蓋地的覆蓋性打擊!”

    “對于一個動輒毀天滅地的超級科技文明而言,這才是最大的削弱!地球雖小,可他卻不敢轟炸!”

    眾生皆懼,歐米伽級收容物。

    絕美雕像,阿爾法級收容物。

    前者為驚悚,后者為美。這個時候恐懼不能保護地球,但是‘美’可以。

    為了不毀壞絕美雕像,天啟者被迫無法使用任何超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最多與地球單兵作戰。

    可天啟者哪敢來?一旦與地球短兵交接,還有眾多的心靈扭曲收容物能讓他欲仙欲死。

    別的不說,罪惡感文書,足以讓天啟者愧疚至死!那可是讓茍爺的上一個搭檔斯內德,在精神病院住了好幾年的收容物!

    可惜的是,很多收容物,觸發比較苛刻,罪惡感文書就是,必須要拿著文書讀出上面的三個字:我有罪。

    不過絕美雕像很簡單,看到就行了。

    “好主意!可是……你能找到天啟者嗎?”亞當斯問道。

    天啟者使用死光這樣的攻擊,就很明顯還沒有中招,也就是會說,他還沒直接看過絕美雕像。

    知道他的弱點又如何?人家不用過來就能攻擊地球,茫茫宇宙,誰找的他?

    之前墨窮也說了,他沒法再直接射天啟者了,因為天啟者為了隱藏自己,改變了整個文明所有物品的形象,而且是大改特改,現在那個文明的東西是什么樣子,連想象都想象不到。

    墨窮搖頭說道:“我已經定位不到天啟者了,但是國姬之旗肯定可以。”

    國姬之旗,會把宇宙中所有的國度,都誕生出國姬,做完這些,它甚至還會去下一個宇宙。

    已知,宇宙中基本只有地球人,而現在還有個天啟者。

    也就是說,當地球上所有的國家都誕生出國姬后,國姬之旗所飛往的,理應就是天啟者的所在。

    “旗子的話……”亞當斯皺眉道。

    這時,南門突然匯報:“不好了!偵測到高能打擊!這回不是死光,而是類型超新星大爆炸的噴射物質!”

    “太多了,突然出現在原火星軌道附近,正從所有方向朝地球襲來!”

    社員們臉色難看,又來了!

    意識到死光被墨窮的夜神模式天克,所以改為大質量的高能物質洪流嗎?

    這樣速度雖然不是光速打擊,可威力更大,關鍵它絕不是能被黑暗抓取輕易撼動的!

    “馬上放飛國姬之旗!快!”墨窮突然吼道。

    亞當斯驚道:“等一下!”

    “不能等了!立即用貝斯特金屬,包裹國姬之旗,然后我會以國姬之旗為落點,親自去會會天啟者!”墨窮斬釘截鐵道。

    “可是……”亞當斯很急。

    墨窮瞪著他道:“沒有可是,敵人的攻擊已經到了,我們必須主動出擊!”

    “是!”其他人應命道。

    很快就有人去執行了,一名貝斯特金屬掌控者,飛往現在國姬之旗的所在。

    為了約束國姬之旗,藍白社還專門留了幾個袖珍小國,讓國姬之旗慢慢飛。

    而一旦路徑上無法到達,國姬之旗就會瞬移。立刻讓國姬之旗把幾個用來卡進度的袖珍小國,快速飛一遍,最后它就會朝著宇宙深處的天啟者文明所在地而去。

    “等……等一下!天啟者會不知道這一點嗎?鬼知道那里是怎樣的極端地區!那是連白矮星物質都能液化成流質的存在!你可能一過去,就是中子星內部!”亞當斯急忙道。

    墨窮吼道:“我知道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做出各種應對,敵在明,我在暗。我們別無選擇!”

    “我們唯有賭,賭天啟者還沒有準備好應對!還沒來得及布下陷阱!”

    看著咆哮的墨窮,亞當斯猛然間意識到了什么。

    隨后猛地飛出屋子,想要阻止受命的貝斯特掌控者。

    “不要,不要把國姬之旗送過去!”亞當斯歇斯底里地喊著,急得眼淚嘩嘩的。

    然而就在這時,墨窮突然匯聚龐大的空氣墻,在太平洋上空,凝聚出了一尊巨大的人形!

    不光有空氣,還有被水玉所操控浮空的淡水,除此之外,又有篡改萬物之筆所繪制。

    在墨窮早有腹稿,蓄勢已久,竭盡心力下。

    僅僅兩秒鐘!一個栩栩如生的人像就立在了地球外大氣層,高一萬八千公里,巍峨磅礴!

    它立在地球大氣層外,就像是一個人踩在面包車大小的球上一般。

    絕美雕塑?

    不!這是齊伊的塑像。

    眾多社員,都看到了這個龐大無比的人像,隨后,瘋了一般想去找齊伊。

    絕對注目禮!

    闡道者齊伊的能力,凡是看到他樣子的人,就會忍不住盯著他的本體。

    所謂看到他的樣子,包含了直視、照片、視頻、傳感畫面、精神模擬等各種情況。

    當然,前提是齊伊必須睜大眼睛,只要齊伊不閉眼,別人對他的注視就不能主動停下。所以為了能發揮自己特性的最大威力,長期控制住敵人,齊伊接受過特殊改造,能一直不眨眼,眼睛會分泌出大量的水份,就跟哭一樣,是以齊伊代號‘淚眼’。

    如果是看不到齊伊的人,也會想方設法地去看著他。

    當初東京一戰,在地下攻擊的各種異界老鼠,就是被齊伊一個精神廣播,集體逼上了地面,仰頭朝拜于他!

    破解之法,要么是被別人被動地打斷視野,要么是齊伊自己眨了眼睛。

    此時此刻,在墨窮的暗中交代下,齊伊就與絕美雕像抱在一起,瞪大著眼睛呢!

    讓天啟者看到絕美雕像,并不需要找到他!

    “注視我!”齊伊低吼道。

    ……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