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龍圖天下 > 天下五霸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戰后大動作 四
    初平八年,這是多災多禍一年。

    從年初第一天開始,虎牢關戰役爆發,皇甫嵩直接掀起來一場勤王戰役,把天下諸侯,都拉入了戰爭之中。

    一直道到現在。

    覆蓋全天下所有諸侯的大戰,就從來沒有停息過,其中兩個決定天下諸侯未來走向的戰場,關中和荊州,都歷經一場場血戰,堆尸如山,血流成河。

    十二月。

    已是寒冬臘月,大雪滂沱。

    這已經維持了足足一年的亂戰,在這時候,好像漸漸的消停下來了。

    各路諸侯,開始整兵休整。

    或許是舔傷口。

    畢竟,在這一年之中,不管是幽州劉備,河北袁紹,江東孫堅,中原曹操,還是西南牧景,都戰損不少的兒郎,單單是倒下戰場上的生命,不下數十萬。

    入冬,天氣的威迫之下,大戰殘留的氣氛也被散去一些,時局也算是穩了一點,這時候,誰也不敢輕易的掀起大戰。

    荊州,十二月七日,劉表病逝江夏西陵。

    公告黏貼全州所有大小的縣城門口,荊州皆知。

    至于是不是病逝。

    已經沒有多少人愿意去追究了。

    或許,這就是最好的一個過渡方法。

    十二月九日,荊州長史蒯越,荊州司馬文聘,荊州水軍大都督蒯良,聯名上奏朝廷,以劉表次子劉綜接替荊州牧的位置,十二月十日,劉綜直接上書,舉荊州而入明侯府,愿尊明侯為主。

    十二月十五日。

    明侯府發出公告詔令,明侯牧景愿以兄弟結義劉綜,弟弟年輕,兄長暫且代荊州大小事務,待日后劉綜長大,再把荊州,拱手返還。

    這一張遮羞布之下,荊州出其意外的平穩,開始向著明侯府治下過渡。

    …………

    荊州城。

    不。

    現在已經名為江陵城了。

    牧景感覺這荊州城聽的有些的太什么了,就直接大筆一揮,改回原名,畢竟這座城,本來就叫江陵,很多人也叫江陵,后來才被稱之為荊州城的。

    江陵城,是一座主城,大城池,城中百姓數十萬之多,乃荊州數一數二的人口集中之地,同時也之兵家必爭之地。

    大雪,一連下了三日。

    把江陵城都覆蓋起來了,看起來白皚皚的一片,雪白之城,仿如一道特別的美景。

    牧景站在城墻之上,眸子遠眺城下不遠處。

    那是一個校場。

    牧軍北武堂麾下,新建荊州軍的軍營。

    這個荊州軍的編制,是牧景親自賜下來了,還給了特例,蔡瑁黃祖麾下,愿意解甲歸田的,發放路費,愿意留下來了,全數歸入荊州軍編制之中。

    他雖然答應了蔡瑁黃祖,不會打散這一支兵馬,但是也不代表,他什么也不做,必須以牧軍的軍法整頓,才能成為一只可用之兵。

    這一點,是不會變的。

    “主公!”

    張遼從城下面走上來,拱手把一份文案遞給他:“剛剛整編出來的荊州軍籍,這幾天愿意解甲歸田的,都已經離開了,愿意留下來了,戶籍都已經歸類軍籍之中,全軍上下,四萬八千八百六十二將士!”

    “這么少?”

    牧景瞇眼。

    “這些都是荊州老兵,不少人都對劉表有很大的懷舊之意,雖時局如此,他們無可奈何,也不會以卵擊石,但是對我們的成見還是有了,最少一萬余將士解甲歸田,不愿意留下來!”

    “也能想到了!”

    牧景有些意外,但是想想,卻又感覺這很正常。

    蔡瑁黃祖麾下,皆為荊州精銳,這些精銳,可是為荊州打了一場場的戰役之后的老兵,這些人,多多少少會對先主劉表,有一份懷舊之心。

    蔡瑁黃祖選擇歸降,他們小兵小卒,也做不了什么,但是多少會表現一下自己的憤怒和不甘,所以解甲歸田也不算是意外。

    “荊州百廢待興,讓他們解甲歸田也好,多點勞動力!”牧景輕聲的道:“不過吩咐六扇門,全力戒備,這些見過血,上過戰場,從死人堆里面爬出來的人,回到地方,肯定會引起一些的遭亂,分分鐘遇到不平不公,就直接拔刀殺人,甚至會選擇落草為寇,為了荊州的治安,軍中要負責起主力,萬萬不可讓軍卒傷了地方的經濟!”

    荊州打了這么久,已經是疲憊不堪。

    如果再被這一群解甲歸田的將士搞得天翻地覆,那么想要恢復民生和經濟,那就太難了。

    “諾!”

    張遼點頭。

    “另外黃忠將軍,已經開始整肅長沙軍了!”張遼繼續說道:“長沙軍雖然都是青壯,但是被戰爭熏陶的太少,雖然也下過苦功夫訓練,但是終究少了幾分戰場上下來那些老兵的經驗,換而言之,意志力不夠,估計會被他整肅不少人!”

    “讓他整!”

    牧景道:“荊州留下兩支兵馬,已經是我的大度了,我們也養不起太多來的兵,牧軍,終究是需要精銳的,我們一直都是走精銳的路線!”

    他信奉,精兵才能打仗。

    哪怕這樣會耗費更多的資源,而得到最少的兵力,他也愿意這樣整頓。

    戰場上,他寧可相信一個職業精兵,不愿意相信十個被趕上戰場的青壯,那畢竟是生死之地,每一條生命,都是寶貴的。

    “荊州,還真是一個麻煩!”軍中的事情,還解決,但是地方,這讓牧景捏捏鼻梁。

    整頓這些兵馬,倒不算是什么,畢竟如今牧軍強勢,這些人也掀不起什么風浪,慢慢整治就是了,關鍵是荊州這么大一塊地盤,一時三刻明侯府消化不良啊。

    沒有這么多的人才。

    荊州麾下,南陽,南郡,江夏,武陵,長沙,零陵,桂陽,七郡一百一十五個縣。

    除了南陽和把南郡一分為二的襄陽軍之外,其他的,都需要大整頓,不然不利于明侯府對于荊州的掌控,這必然是一個大動作。

    可這樣的大動作,肯定是會影響舊勢力掌權人的利益,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一個蘿卜一個坑,只要涉及利益,沒有理由也會的鬧點事情出來了。

    如今,戰事剛剛平息,荊州正是百廢待興,修養生息的時候。

    這時候,選擇大動干戈……

    ……………………

    十二月,十九日。

    牧景戲志才,率神衛軍,與江陵碼頭上,登船。

    逆流而上,返回江州。

    荊州這一戰打完了。

    目前在的荊州,有張遼,徐庶,黃忠等人執掌大局,也不會有什么意外。

    這時候,牧景還是要盡快返回的江州城,執掌明侯府,給荊州訂下一個章程來,不然這樣拖下去,荊州到底走向什么樣的未來,就很難說了。

    十二月,二十五日。

    牧景重返江州城。

    以目前的道路水平,水路本來就是快很多,江中行舟,日夜不間斷,六天,已經算是晚的了,這還是因為,其中有一段,以為下雪冰封了,最后只能棄船上岸,耽擱的兩日,不然更早就回到了江州。

    牧景第一眼之下的江州城,變化之地,有些難以置信,還沒有進入江州,一眼看過去,都是一座座院落,一條條的街道,什么時候,江州都發展到這里來了。

    初平八年,不僅僅是戰事頻發的一年。

    與江州城而言,也是高速發展的一年,不管是北城的發展,還是的渝中半島的發展,都加快的速度,在這一年之中,整個江州城,已經擴大的一杯以上。

    同時……

    江州城的發展,是比較異類的。

    一般城池,之所以是城市,是因為有城墻。

    但是江州的發展,擴展居住區,劃分各大區域,除了舊城的城墻之外,并沒有重建城墻,從外面看過去,就是一座沒有城墻的城池。

    …………

    “屬下胡昭!”

    “屬下秦頌!”

    “屬下……“

    數十明侯府文武大臣,已經在北城郊外,十里亭之中,恭候良久。

    “諸位乃我牧軍之功臣,不必多禮!”

    牧景披著大襖,走下了馬車,親自扶起了這些留守江州的大臣,真誠的說道:“這一年,苦了諸位了,景在此,為牧軍數十萬兒郎,給諸位鞠躬了!”

    牧軍的勝利,不僅僅是來源于戰場上的戰無不勝。

    更多的是后方一直堅穩。

    若無胡昭秦頌等人,穩住后院,穩住民生發展,保持糧道穩定,牧軍就算再強大,也早就被一場場大戰給拖垮了。

    戰場上建功立業,風光無限。

    然而他們,這些幕后功臣,做得好是本分,做不好就是罪臣。

    為了維持牧軍高消耗的戰役,他們付出了多少。

    沒有人知道。

    但是牧景要記住,他不會以文壓武,但是也不是一個武夫當道的人,他深刻的知道,文武就如同左右手,缺了那一個,都吃不上飯。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